雅尔文

第七六章:河口鏖战之多年往事(上)

小说:我是皇帝萌萌哒 作者:叶笑风 更新时间:2018-02-14 01:21
  河口鏖战之多年往事
  季海提刀到了几人近前,听老魔正和欢儿说话,当然无非是问问几岁什么的。现见季海过来了,伸手就要刀。季海看眼叶风。叶风便示意给他。季海顿了两顿,便把龙行刀递给季海。
  可不想这龙行刀一到季海手中,顿时发出阵阵铮鸣之声。叶风当下便是一怔。这个声音他可听过,在庐州时柏飞还给自己演习过呢,那时柏飞一抓飞云剑,就是这般声音。难道这宝刀是老魔的?季海和岳阳也没想是这个结果,二人互相看了眼,今天诡异的事情太多了。古云飞直接坐到地上,岳阳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古云飞现在是大气不敢出,生怕老魔就这样把刀拿走了。
  哪知老魔看了看,随口便唾了一口。而那铮鸣之声戛然而止。叶风看着一怔,心说这神兵果然有灵性啊!正想着呢。见老魔又把刀抛了过来。当下便伸手接住。
  他这边刀刚一入手,季海便冲了上来,握了叶风的手,拿刀就往叶风的胳膊上割去。叶风连老魔都没防,又怎么会防季海呢,当下胳膊就出血了。叶风就是一怔神,只听季海道:“快拭刀!”
  季海话落,老魔哼了声道:“不成器的东西,你听不出这刀在我手上是残鸣吗?还以血拭刀,亏你怎么想出来的呢?”
  古云飞见宝刀又回到叶风手里了,精神头又来了。一个鲤鱼打挺人起身道:“不以血拭刀,刀怎么能认主呢?要是以气养刀的话,哪年能成?”
  “说你们两个不成器你们还不服,此刀本就是他家相传之物,哪里还用养了?”
  “什么!刀是老三家的?”
  “你说呢?”说道这,老魔仰头看天,眼中似乎有泪滚动,欢儿见了,便伸手去擦拭。老魔一见哈哈一笑,道:“有个小娃儿的确挺好的。”说着,探手到颈项处,慢慢拉了个挂饰出来道:“来小娃儿,这个给你。”
  欢儿见老魔拿个挂饰出来要给自己,便细看了看道:“老爷爷,我也有个一模样的!你的我不要了。”说着话,欢儿把自己的叶子挂饰拉了出来。
  “对,对,你也有,哈哈哈,好,那这个你也拿着吧,以后送给弟弟妹妹的。”老魔说着话,把欢儿还给丹若。叶子玉坠也递了过去。然后道:“不过老爷爷可叫错了辈分啊!”
  听了此话,岳阳,季海几人同时放松下来,已经纠正称呼了,那不用说了,一家人。否则的话,谁会在意这个呢。丹若原本要道谢的,心想怪不得大郎让带了欢儿过来呢,原来是自家长辈啊,不然哪来的叶子挂饰呢。可一听老魔纠正称呼,她便看向叶风。
  叶风现在满脑子都乱成一锅粥了,这感觉就同当日见了随风双式差不多。光明就在前方,可就是抓不住。岳阳对叶风多有了解,见他在想什么便示意丹若带欢儿回去,免得马万天担心。然后道:“慕容先生说这刀是师弟家传?”此时在场的人不少,如果慕容雄飞能做定此事的话,那日后打这刀主意的人会少不少。毕竟传久了的,即便以血拭刀那也不是轻易就能养熟的。
  老魔听岳阳一问,叹了口气道:“此刀剑的确是这小子家传之物。这话要是说的话,怕是要从五六十年前说起了。那时我行走江湖也有些年了,机缘巧合之下得了这把龙行刀。接下来的日子,这刀一直伴着我。一晃就是十余年。”
  “你不说这刀是老三家的吗?”古云飞觉得老魔说跑偏了。有必要纠正下。毕竟这不是十两银子八两银子的事儿。
  老魔看了古云飞一眼,凝神缅怀下继续道:“后来,我遇见了几位说得来的好友,他们中有人想着出仕,说什么天下纷乱要出把子气力。这样,咱们一行人去投那李假子,可惜此人任用权臣,纵子为恶。一气之下我出了重手伤了安重诲五代时期的一个权臣,已经死了多年。,然后离开。这样那几好友无奈也随我而去。而咱们去的地方便是五枭峰。”
  “五枭峰?”听了这三个字,叶风心里有种感觉,方才老魔就是故意维护雪姨的。
  老魔看眼叶风道:“你倒也聪明。呵呵,此时人说起五枭峰,多会以为五枭的缘故,其实不然。当日起名五枭峰,是因为那有我等五人在。知道去那没好,不过出仕不利的我等几人还是去了,结果换来的自是老薛的一番嘲笑了。那时老薛说时机未到。天下想定很难。所以说咱们是白费力气。”
  说到这,老魔看了眼那边的雪姨。苦笑了下继续道:“当时无聊,我便展示了下我的宝刀,也就是龙行刀。结果老鬼见了便说此刀是他家的。我当时听了便是一笑道,‘你要是能证明这刀是你家的,那就送你了!’结果,他还真证明了。这样,即便不舍,可我还是把刀还给了他。哪知,就因为此刀也生出祸端来。”
  老魔说到这,看眼叶风继续道:“之后咱们几人在五枭峰分了手,各回各处。不想,不久后我便听说好友家里出事了。祸起就是因这龙行刀。原本我的好心却做了恶事。心里着急,我便匆匆赶去五枭峰寻老薛拿个主意,毕竟他的主意多,而另外两个好友云游去了,根本没个目的,所以我只能找他。哪知我等分手后老薛便修关参悟,所以他根本就没空理会伏牛之事。听我一问,心里一急,结果便伤了根基,否则就羽扇那等不成才的东西,即便偷袭又怎能得手呢?”
  叶风听到这,明白不少,当日折枪说过,老魔来了后,老寨主就伤了,原来是被自己反噬了啊!
  老魔说到此处又看了眼那边的雪姨,然后继续道:“没想到,我的一席话是又害了一人。脑子也混沌了。便一人前去查探,结果探明是三山的几个小寨子搞鬼。这样,我便出手清理了他们给好友一家报仇。可不想外仇虽然报了。我自己却失了心火,半只脚入魔道。以至于引来几人的围攻”
  说着,老魔看眼岳阳,又看了眼一边的僧道二人。岳阳当下抱拳拱手道:“当年少不更事,慕容先生不要记挂才好!”
  老魔摆手继续道:“你们几个还是不错的。不过当时可没给我留活路的机会。要不是一人高高手的话,怕是我便交代了,就是这般,我才欠了今日的人情。”说着话,老魔对双赟楼那边一抱拳,高声道:“今日之事老朽已经尽心了。想来大家也都看见了。这样,咱们就算两清了。”
  也不管那边答应不答应,老魔回身过来继续道:“虽说此次出来有几分的被动,不想却遇了两位故人之后。这倒也是件幸事。而且还见了个可爱的小姑娘,呵呵,老友泉下有知也该欣慰了。想不到当日老友只有七八招的功法,你小子却练到十余手。”
  “想是我的运道好吧!”老魔听叶风如此回答轻轻一笑。
  叶风见老魔如此一笑,加之此处无外人,便笑了下道:“其实的确是我的运道好。这门功夫有麻缠,他有剑谱两本;口诀几句,只是这口诀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我毁了,当时也是怕被黑虎山的人抢了去?”
  “这样说来你方才同那小虎说的都是真的?”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