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零零一章 一人一个,做掉!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8-13 12:17
  这让他们两个怎么选?这都对缥缈阁的人动手了,还有什么是牛长老不敢做的吗?
  刚刚,牛长老已经当他们的面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选择不好的话,两人中至少有一个是无法活着离开的。
  而出卖本派长老也是个让人纠结的问题,不出卖的话,一旦被缥缈阁查出的后果可想而知。
  面对这难以抉择的问题,秦观含糊其辞一句,“我们遵从宗门法旨。”
  牛有道微笑,“这就对了,大家都是为了宗门好。”
  秦、柯心里一个骂娘,一个问候他祖宗,你这样做是为了宗门好?宗门敢做这事?
  “放心,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如刚才所说,这里有两个人出事,缥缈阁查不出是谁干的……”牛有道跟两人谈起了心,二人内心不敢苟同,表面唯唯诺诺。
  稍啰嗦了那么一阵,几人身后传来痛苦的呼唤声,“我说!”
  秦、柯二人回头,牛有道从两人中间走了过去,二人相视一眼也跟了过去。
  走到受伤倒地的两人中间,二人才发现受伤两人的异常状况,一脸的痛苦,半边肤色通红如火烧一般,另半边竟凝结出了寒霜,此情此景令二人惊悚相视,不知怎么回事。
  殊不知二人体内正处在极度的冷热煎熬中,痛苦滋味难以形容,加之一身法力受制,无法施法抵御,血肉之躯硬生生承受着。
  牛有道:“愿意说了?”
  一身脏泥者痛苦道:“我说。”
  牛有道看向另一人,“你呢?”
  断臂者哆嗦道:“我说了,你也不会放过我。”
  牛有道:“我提醒你一句,他已经愿意说了,你不说,那我只能杀了你。不妨直说了吧,只要你们出卖了圣境和缥缈阁,就有了把柄在我手上,我也没了杀了你们的必要,你们对我还有用处。”
  这是个理,已经有人答应开口了,自己不说就真的是死路一条,痛苦煎熬中的断臂者咬牙道:“好,希望你说话算话,我说。”
  “这就对了,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牛有道俯身,探掌摁在了一身泥的人的胸口,只见后者身上的寒霜渐化,异常的通红肤色也缓了过来。
  痛苦暂时化解了,那人重重呼吸着、喘气着,如释重负一般。
  之后牛有道又走到另一人身边,同样暂时化解了对方的痛苦,收手后提醒道:“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两人的口供对比,有一句对不上,我就从你们身上缷下一个部位,或者直接宰了说假话的那个,明白吗?”
  倒在地上的二人喘着气,没吭声。
  牛有道手中剑一提,忽在断臂者身上一戳,后者立刻昏厥了过去。
  牛有道走回一身泥者的身边,又对秦、柯二人道:“准备东西,我问,你们做口供。”
  二人不知他为什么要冒险费这个劲,觉得不值得。
  可对牛有道来说,这是很有必要的事情,对一个决策者来说,掌握情况是做出判断的起码依据。
  修行界各派对圣境和缥缈阁的情况知道的太少了,连对手的一点有用信息都不知道,等于是连面对的资格都没有。
  大家身上都没有纸笔,也找不到合适的记录口供的东西,最后在牛有道的提醒下,扒了另一人的衣服弄干净,笔墨也只能是借那位的血一用。
  牛有道指了秦观做记录,示意柯定杰警戒四周,之后才问地上伤者,“先把缥缈阁这次参加猎狐人员的名字报上。”
  “陈彪、卢天广……”一身泥者瘫在地上喘气着、思索着慢慢道来。
  这么多人的名字,想一下顺溜报出来也有一定难度,期间不免多想一下。
  待到名字全部报完,牛有道要了名单一个一个问,“陈彪在缥缈阁干什么的,什么职位……”
  问一个答一个,一身泥者逐一道来。
  说的内容比较多,牛有道不忘提醒秦观,只记摘要,废话不要记,现场也找不到那些东西记录。
  仅问完这些,天色就已经是傍晚了。
  拿到口供后续能发挥什么作用,牛有道暂时也不知道,但已经有了起码的收获,至少是让他心动的收获,他看上了名单中一个人,一个叫“敖丰”的人。
  据被审讯者讲,敖丰是从无量园出来的,而这个无量园正是长有无量果的圣境禁地,无量果也就是妖狐一族所谓的狐仙果。
  盯着名单上的敖丰名字琢磨了一阵,牛有道问:“说说这个敖丰,无量园乃是圣境禁地,能派去看守无量园的人,怎么会跑来参加这次的比试?”
  一身泥者道:“应该是不想困守在那,有关系趁这机会出来了。无量园乃是圣尊最看重的地方,乃禁地,看似轻松,实则如履薄冰,稍有疏忽就是人头落地,出了问题不管什么人什么身份都难逃一死,而进了无量园几乎就失去了自由,几乎没人愿意去无量园。这次比试,缥缈阁这边成绩突出者是要得重用的,无量园那几个重要位置由九圣的心腹固定死了,敖丰应该是有想法的。”
  牛有道又看了下有关敖丰的信息,“无虚圣地的人,圣尊督无虚的徒孙…”
  一身泥者:“督无虚徒弟叶念的弟子,应该是这重关系出来的。”
  牛有道思索着略颔首,又问:“无量园内有多少无量果?”
  一身泥者:“生长不易,哪能有好多。据说早先是一大片果林,果树很多,后来基本上都被几位圣尊给强行毁了,独留下了一棵果树,一棵树上只长有十二颗果子。就这一棵果树已不知死了多少人。”
  牛有道略默,又问:“敖丰长什么样子?”
  “瘦高个,白面无须,大眼睛…”说到这,一身泥者愣怔了一下,忽一惊,“你想找敖丰?你想干什么?”
  被他这么一提醒,秦观和柯定杰亦心惊肉跳。
  瘦高个、白面无须、大眼睛,有这三个相貌特征的形容,已经足够了,牛有道提剑一戳,直接令对方昏厥了过去。
  “弄醒另一个问问,核实一下这家伙说的有没有误。”牛有道将写满字迹的衣服扔给了秦观,让他去办。
  秦观照办,弄醒了断臂者,照牛有道的方式重问一遍,核实前者所提供的信息。
  一个审讯,一个负责警戒四周,牛有道则双手杵剑身前,目光闪烁不定,不知在琢磨什么。
  柯定杰不时观察一下牛长老的神色反应……
  天黑后,牛有道让柯定杰生一堆篝火,方便秦观办事。
  柯定杰再次心惊肉跳,忍不住提醒:“长老,缥缈阁的人一旦发现少了两个人四处寻找的话,我们这燃着火光,岂不是要暴露自己。”
  牛有道:“你想多了,不会天一黑不见人就会立马四处寻找的,肯定要等上一等,等到确认人的确失踪了才有寻找的可能。他们下一个碰头地点离这里很远,等他们找到这里,我们已经完事了。就算找来,也不会是扎堆找来,不用担心,有事我会处理,做好你的警戒便可。”
  柯定杰心慌意乱,无奈照办,他有想跑的念头,可又担心跑不掉……
  夜深时,柯定杰忽到牛有道身边,低声道:“长老,右后方的树下。”
  牛有道闻言扭头看去,只见树下草丛中,一个若隐若现的熟悉身影又出现了,又是那只黑狐。
  这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
  一狐一人的目光隔着草丛,明显对视在了一块。
  牛有道慢慢回头前看,没有理会。
  柯定杰低声提醒,“长老,妖狐可是有灵智的,我们做的事被它看到了,一旦走漏消息,怕是会很麻烦。”
  牛有道:“不用你操心,我自有计较。”
  正这时,盘腿坐在地上的秦观活动了一下身子,也出手让断臂者昏厥了过去,方起身走了过来,奉上那件衣裳,“长老,核实过了,基本无误。”
  牛有道起身,拽了衣服到手,左右偏头示意了一下,“一人一个,做掉!”
  “啊!”两人失声,自然懂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观颤声道:“长老,你不是说他们出卖了缥缈阁有把柄在你手上,没了杀他们的必要吗?留着他们可以备以利用啊!”
  牛有道:“缥缈阁的人很多,抓两个不难,在这里的紫金洞弟子却只有你们两个,他们的死活不重要,我更看重你们。是选择背叛宗门,还是选择维护宗门的利益,你们自己抉择!不过我要提醒你们,我身为紫金洞长老,有清理宗门叛徒的义务!”
  两人左右为难,很想问问他,跟你干这样的事情算狗屁的维护宗门利益。
  见二人不说话,也没动作,牛有道左右看了看,似笑非笑道:“别逼我清理门户,别说你们,就算你们师傅加一块也不是我对手,你们跑不掉的!做了这样的事,你们知道的,我没了退路!”
  没得选择!两人算是明白了,这位长老倚仗形势,屡屡给他们的选择都是没得选择的选择。
  最终,两人拔剑了,就在篝火旁,手起剑落血溅,两颗人头滚动,两名缥缈阁的人身首异处。
  树下草丛后面的黑狐,目睹这一幕,两眼明显睁大了几分,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火光照耀下的牛有道面无表情,手上衣服扔给了回头的秦观,“带着缥缈阁的衣服不方便,把上面的东西抄到你们手上的小册子上去备用。现场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我有点事,你们在这里等我。”
  两人刚想问他要去哪,牛有道身形骤然一闪,人如离弦之箭,射向了后方树下草丛后面的黑狐。
  PS:谢新盟主“熊猫公爵”支持捧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