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千章 牛长老疯了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8-08 21:40
  既然已经决定现身,牛有道就没打算再回避什么。
  双方一照面,牛有道直接朝两名缥缈阁人员走了过去。
  对历练的其他人,两人也许记不住,但对于牛有道,倒是印象深刻,其中一人见过牛有道,愕然:“牛有道!”
  “牛有道?他不是被罗芳菲送出了圣境吗?”另一人愣问,对于牛有道,他只闻其名,又是临时调来参加猎狐的,并未见过牛有道。
  缥缈阁那么多人,也并非是人人都见过牛有道,实际上大多数都没见过,能遇上一个见过的已算是不错。
  牛有道也有点意外,没想到有人认识自己,但想不起这位是在哪见过面。
  不过既然是认识,倒是省事,边走来,边提剑拱手道:“正是牛某,一路搜寻妖狐,正欲在此歇脚,不想在此碰见两位缥缈阁高贤。”
  看看秦、柯二人的穿着,再看看牛有道的穿着,认识牛有道的那人指着牛有道喝斥,“放肆,谁让你换掉身上衣服的?”
  确认了来者的身份后,两人自恃缥缈阁身份凌人的气势又出来了。
  牛有道手中剑往地上一戳,插在了地上,不见回话,但见身形嗖的一闪,人如离弦之箭撞向了二人。
  二人大惊,被闹了个措手不及,双双出手还击。
  骤急纷乱之际,牛有道不躲不避,任由二人拳掌击中己身,撞去之势不受扼制,双掌齐出,轰中了二人胸口。
  咣咣两声,两条人影双双倒飞了出去,口中双双呛血。
  震飞的二人尚有点懵,做梦也想不到牛有道居然敢对他们出手,被袭击前可谓一点防备都没有。
  秦观和柯定杰惊呆了,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却是眼睁睁看到的现实,牛长老…牛长老居然在攻击缥缈阁的人。
  无论是被打飞的二人,还是惊呆的二人,都不敢想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牛有道的进攻并未停,又嗖一声冲震飞的二人追杀而去。
  落地踉跄而退的二人一左一右闪开,牛有道闪身贴上一人,那人仓促还击,实在是牛有道出手后压根不给喘息之机,连拔剑都来不及,仓促拼尽修为狂轰出一拳。
  牛有道神情冷酷,一掌迎上,轰,身后衣衫猎猎。
  攻击者这次清晰感受到了那种感觉,自己全力一拳与牛有道对上后竟无处着力,反倒是一股狂猛力道袭来,胳膊嘎嘣几声,臂骨已断成几截。
  整个人被牛有道接踵而来的一脚给踹飞了出去,后背又遭受重击,硬生生将一棵大树给撞倒了,翻滚在地呛血喘息,已是重伤,难再动弹。
  一脚踹飞对手的牛有道借力闪身而去,瞬间从林中树冠蹿飞了出去,追向了另一个逃走之人,并扔下一句话,“拿下!”
  这话是对谁说的还用说吗?拿下谁还用说吗?秦观和柯定杰盯着地上呛血挣扎的人,可谓呆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手心里都是汗,后脊背发凉,头皮发麻,喉结耸动着。
  让我们拿下缥缈阁的人?这玩笑开大了!两人心中狂呼,牛长老疯了吗?这是要干什么啊,找死也不是这样玩的吧?
  两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牛有道盯上缥缈阁的人竟是要干这疯狂之事,之前还以为牛有道有什么其他用意,谁知跟缥缈阁的人一照面,二话不说就偷袭动手了。
  疯了!疯了!牛长老疯了!两人相视一眼,貌似在互问,我们该怎么办?
  两人寸步都不敢动,不知是不是该听牛有道的,关键是这种事情不敢听从啊!
  “你们…带我走…你们是被逼的…只要带我走,缥缈阁恕你们无罪,不但无罪,还算你们有功!快,带我走…”地上挣扎的缥缈阁人员呛血发话,他也看出了两人是不想这样干的,实在是两人的反应太明显了。
  被接连重击,他如今重伤在身,难以动弹,知道自己跑不了,一旦牛有道回来了,怕是在劫难逃,只能是把最后求生的希望寄托在了二人身上。
  然而晚了,林子外面几声响后,牛有道已经飞掠回来了,手上还提了一人,自身落地,手上提的人也扔在了地上,摔出一声闷哼。
  秦观和柯定杰吓得一哆嗦,脸色都吓白了,再看地上那人,一身的脏泥,显然是未能逃掉被牛长老给打落在了沼泽中,两人慢慢抬眼看向牛有道,眼中满是惊恐神色。
  有些东西是看得出来的,看两名缥缈阁人员的出手气势,应该也是金丹修士,这次缥缈阁派出比试的人手应该也没有金丹以下修为的人。
  可就这么两个人,面对牛长老的出手,竟然被打的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轻易就被牛长老给打趴下了,牛长老的实力可想而知。
  有这实力,居然还玩偷袭,两人痴呆着。
  殊不知,牛有道比较喜欢玩偷袭,能省事解决的事情,他会尽量省事一些。
  还是那句话,打打杀杀有风险,能不动手的事,牛有道一般不亲自动手。
  落地的牛有道回头冷冷瞥了二人一眼,见二人吓傻了的样子,居然没听他的话,不由冷哼了一声,也没过多计较什么,因为能理解二人受到的惊吓。
  牛有道探手一抓,虚空摄物,插在地上的剑唰一声拔起,落入了他的手中。
  一身泥的人慢慢跪爬起来,短促喘气着说道:“牛有道,你好大的狗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牛有道杵剑而行,慢慢走到他跟前,抬剑将他捅翻在地,剑鞘戳在了他的胸口,剑杵在了他的身上,压得他再难爬起,淡然道:“不是我不想换衣服,是黄班把我从圣境外拉回来太过匆忙,没来得及换。”
  倒在地上捂住断臂的人忙道:“既然是误会,不至于如此,一场误会,过去了就过去了,你放心,只要你放我们走,我们保证你没事。”
  牛有道冷眼斜睨,“你想多了,我已经动手了,你觉得可能吗?”
  那人咬牙道:“牛有道,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否则后果你可以想象。”
  “想什么?我昨天想了一晚上,今天你们撞上我,算你们倒霉。”牛有道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了看四周,叹道:“你们放心,我没别的意思,想问你们点事,希望你们能从实招来。”
  被戳在地上的人满口鲜血道:“你想问什么?”
  牛有道居高临下,“缥缈阁这次参加猎狐的人员,你们都认识吗?”
  就问这个?脚下之人喘息道:“认识,基本上都认识。”
  牛有道:“那就好办了,也没其他事,我只想把这些人的情况弄清楚。我要知道圣境内的情况,还有这次来的人,叫什么,平常在缥缈阁都是干什么的,担任什么职务,都一五一十给我交代出来,不得有任何隐瞒。只要交代的清楚,我放你们一条活路。”
  秦观和柯定杰面面相觑,真正是心惊胆战,牛长老到底要干什么啊!
  脚下人呵呵道:“牛有道,窥探圣境和缥缈阁的隐私,你知不知道是何下场?”
  牛有道面无表情道:“什么下场那是我的下场,是福我享,是罪我受,不劳你们费心。都给我听好了,说了,还有条活路,不说,我宰了你们再找其他人,来了这么多人,我想总会有开口的。”
  断臂者悲愤道:“我们说了,你岂会留我们活口?”
  牛有道:“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给你们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想好了告诉我。”说罢挪开了手中剑,不过却屈指连弹出几道劲风,分别打中二人,令二人在地上无法再动弹。
  跑是跑不了的,多此一举是不想两人聚在一起做商量。
  牛有道转身而去,与战战兢兢的秦观和柯定杰擦身而过,走到了二人身后不远处停步,淡淡一声,“宗门派你们俩来之前,让你们配合我,你们就是这样配合的?”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慢慢转身了,走到了他的身后,秦观紧张道:“长老,缥缈阁我们惹不起的,会给宗门带来大麻烦的。”
  “哦!”牛有道杵剑转身,目视两人,反问:“麻烦在哪?”
  秦观:“长老,缥缈阁发现少了人,肯定要追查的,其他人知道我们来找缥缈阁的人来了,脱不了干系的。”
  牛有道:“放屁!这里压根不在九圣的控制中,谁知道?打打杀杀的,少两个人怎么了?荒泽死地死两个缥缈阁的人有什么稀奇的,你们不说,我不说,谁能想到是我们干的,妖狐干的不行吗?麻烦?我看麻烦在你们的脑子里,都醒一醒,把麻烦从脑子里踢出去,麻烦自然不在了。”
  柯定杰很害怕道:“牛长老,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牛有道:“要干什么,我刚才跟他们说的,你没听见?”
  柯定杰:“我听到了,但我们没必要窥探圣境和缥缈阁的隐私,好好的干嘛要跟缥缈阁人过不去?”
  牛有道:“做都做了,还废什么话。我现在只问你们一句,是遵从宗门法旨全力配合我,还是做叛徒出卖我连累整个宗门,你们自己选。”
  选?两人目光下意识看向了他的手,看向了他双手倒扣在剑柄上的手,只见倒扣的双掌十指在剑柄上动弹着,蠢蠢欲动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