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九九九章 跟踪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8-08 20:35
  有人棒打鸳鸯,夫妇二人不得不分开。说棒打鸳鸯也有点过了,并未实质拆散二人,只是让二人暂时分离。
  董金环被留仙宗的人带走了,至于带去了哪,赵登玄不知道。
  留仙宗也再三安慰赵登玄,表示不会有任何问题,表示是为董金环着想,怕赵登玄抛弃董金环,所以要董金环生下这个孩子,以后会考虑让董金环跟他回逍遥宫的。但是,不希望赵登玄对外声张此事。
  当然,赵登玄也可以为了自己的前途直接休掉董金环,至于孩子,留仙宗会帮他好好养着的。
  又或者赵登玄可以向宗门禀报,不过逍遥宫出面也没用,留仙宗按门规处理本门弟子谁也说不得什么,留仙宗可以考虑让董金环一尸两命,也可以考虑让董金环将来抱着孩子出现,赵登玄可以选择六亲不认,但留仙宗一定会把他赵登玄的名声给搞臭,彻底毁了他在逍遥宫的前程。
  总之一句话,暂时不希望董金环有身孕的事让逍遥宫知道。
  至于董金环,留仙宗还是那句话,好好养胎,安心把孩子生下来,倘若想不开让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事,她董金环也活不了。
  最后,赵登玄一个人回去了,心中之悲愤无处发泄,不知咒骂了牛有道多少次……
  外面有人咒骂,牛有道不知,依然在火堆旁时而拿起手中地图琢磨着,各派人员基本也都在盘膝打坐调息中。
  一些骂名他也不会在乎,如同他自己说的,他早已分不清自己是黑是白,火光下皱眉沉思着。
  偶有萧瑟风来掀起他的衣角,思索神色不改。
  轮值戒备的柯定杰很警惕,察觉到了异常,蹲在牛有道的边上,在牛有道耳边嘀咕道:“长老,后面那棵大树下面。”
  牛有道霍然回头看去,看到了那棵大树,也看到了那棵大树下的东西,黑狐,像是白天见到的那只黑狐,鬼鬼祟祟着,似乎正躲藏着偷窥他们。
  牛有道“嗯”了声,表示知道了,回头继续看自己手中的地图。
  柯定杰低声道:“长老,要不要让他们…”示意了一下各派的其他人,言下之意是,你不想动手,可以知会其他人去动手。
  “不要多事。”牛有道淡淡一句。
  见他这般态度,柯定杰只好作罢,继续戒备自己的,防范被妖狐偷袭便可……
  天未亮,盘膝打坐的牛有道睁眼看了看天色,慢慢站了起来,杵剑而立,黑漆漆的天空下,火光摇影。
  再回头,那鬼鬼祟祟的黑狐已不知去向。
  “长老!”轮流警戒四周的秦观和柯定杰被惊动,一个起身,一个凑了过来,不知他有什么事。
  “跟我走。”牛有道说了声。
  秦观问:“去哪?”
  牛有道没有回答,而是走向了西海那边,走到了芙花跟前。
  盘膝而坐的芙花睁眼,也看了看天色,不知他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也站了起来,问:“什么事?”
  牛有道偏头示意了一下,将她带到了一旁,瞅了眼昆林树那边,叮嘱道:“大姐,劳烦多费点心,尽量帮我保护好他。”
  芙花揶揄道:“让我保护他?把他塞给我的时候,你不是让他保护我这个女人么?”
  牛有道呵呵一笑,“大姐不是这种小心眼的女人。”
  芙花:“不跟你扯,我问你,外面风传他去紫金洞挑战你,以身作赌,结果败在了你的手上成了你的奴仆,是不是真的?”
  这事如今已不是什么秘密,丢人的事,天火教自然不会往外传。关键是管不住紫金洞那张嘴,紫金洞想找天火教敲诈好处,结果天火教不从,紫金洞没捞到好处,自然要放消息出去让天火教脸上好看。
  牛有道颔首:“是有这么回事。”
  芙花似乎有点惊疑不定,“你真的打败了他?”
  有此一问是因为这两天见过昆林树的身手,相当不一般,御火术非同凡响,但凡被他撞见的妖狐,几乎难以脱身,遁入沼泽中似乎也没用。昆林树一施法,沼泽底下能冒出火来,能将遁入的妖狐给逼得蹦出来。
  如此强势追杀,免不了中了妖狐的陷阱,一次沼泽中冒出千百触手纠缠,只见昆林树御火剑如雨,将那千百纷扰给斩了个稀里哗啦,借助千百触手掩护逃避的妖狐愣是没能逃了,一大片沼泽地面几乎都被烤焦了。
  那天降火剑如雨、气势如虹横扫一切的气势着实惊人,有点把芙花给惊着了,估量着真要动起手来,自己恐怕未必能是昆林树的对手,尤其是昆林树的火性功法,有点克制她。
  这个昆林树有这么强悍的实力,令她有点怀疑传闻是真是假,牛有道真能打赢昆林树?
  牛有道淡淡一笑,语焉不详,“侥幸罢了。”
  一番交代之后,牛有道就要离去,然其他人不是摆设。
  一群人看似在那闭目盘膝打坐,其实早已察觉到了牛有道走动的动静,何况牛有道走动并未瞒人,皆悄悄留心着。
  见牛有道要走,晁敬的声音忽然响起,“牛长老,这是要去哪?”
  他起身了,其他各派长老也陆续睁眼起身了,都走了过来。
  近前后,晁敬再问:“牛长老,离天亮估计还有一两个时辰,这摸着黑的,什么事着急离去?”
  牛有道:“正因为还有一两个时辰天亮,才要离去。我去趟缥缈阁的人员那边,去晚了,他们四散而去了,不知他们下一个落脚地点,找起来恐又是个麻烦。”
  沈一渡奇怪,“你跑去找他们干什么?”
  牛有道:“我们目前猎杀的效率不怎么样,再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我去观摩一下他们是怎么猎杀妖狐的,或者说跟他们接触一下,看能不能取点经验回来。”
  晁敬:“既如此,不如大家一起去,互相间也好有个照应。”
  牛有道:“两边现在是竞争关系,你觉得大家扎堆跑去合适吗?不宜去多了人,我去自有我去想办法接触的计较,人少有人少的好处。”
  众人想想也是,只是说什么去缥缈阁那边取点经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也不知这位能有什么法子。
  晁敬犹豫了一下道:“也好,情况怎样,今夜碰头的时候再听你说。”
  牛有道摇头:“今夜怕是没办法跟你们碰头,这几天只怕都未必能有空,我既然去了,只要能留在他们身边,自然要观摩一段时间,兴许花上个十天半个月都说不定。我若是今晚能回来,自然会赶往下一个碰头地点,若是回不来,你们继续按计划猎杀你们的,芙花这边我留了一个碰头的地点,到时候我们在那地方碰面。”
  众人看向芙花,芙花亮了亮手中的小册子颔首,表示的确如此。
  事情敲定,牛有道领着秦、柯二人就此离去。
  尽管大家心存疑虑,可牛有道执意如此,他们如今都有求于牛有道,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牛有道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
  一离开山林,辨明方向后的牛有道三人朝着一个方向急速飞掠而去。
  星空下的沼泽地上氤氲浮荡,三条人影起起落落滑翔不停。
  赶路,从天黑一直到天蒙蒙亮,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山林附近。
  不停飞掠了一两个时辰,对法力的消耗也不小,牛有道暂未靠近,觅了一隐秘之地一起恢复法力,并下令轮流观察目的地的动静。
  秦观好奇:“长老,您不是要跟他们接触吗?”如同心中所问,找到了人却又鬼鬼祟祟躲躲藏藏是什么意思?
  “少问多看。”牛有道给了一句,两人只好摁下了心中的疑虑,就此潜伏。
  直到天色大亮了,山林中出来了一群缥缈阁的人,两人一组,呈扇形继续向前推进。
  牛有道盯了一会儿,待缥缈阁人员都散开了,彼此都看不到了,牛有道回头问:“这里许多地方都很空旷,跟踪容易被发现,猴子有教你们追踪人的时候该怎么做吧?”
  教过,两人看看自己身上红色的惹眼衣服,直接往泥地里一滚,转眼成了泥人。
  牛有道也一样,之后三个泥人朝最边上一路人的去向追了去。
  追了不到半个时辰,有打斗动静传来,靠近的三人迅速往泥地里一趴,远观之下,隐约看到了两名缥缈阁的人员正在猎杀妖狐。
  牛有道抬手左右一指,打出了一个手势,之后朝目标一指。
  两人看懂了,正是袁罡教过他们的手势,让他们去目标左右查看,点了点头,迅速向目标左右两翼潜行而去。
  目标得手了一只妖狐,再次前行,牛有道再次起身,偷偷摸摸远远地跟在了后面,一路上结草留下了标记。
  这一跟跟了不少时间,待到目标落入了一处小山林里休息时,牛有道也停下了躲藏,趴在了沼泽地的水草中。
  等了一阵,秦观和柯定杰二人摸了过来,告知这四周方圆几里内应该没人。
  “走,去会会他们。”牛有道话落便已蹿身而起,人在空中施法一震,身上泥水纷飞,现出了真容。
  秦、柯二人相视一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也跟着飞了出来现身,也施法祛除干净了身上的泥水,跟着一起朝那处山林飞去。
  三人一落入林中,立刻惊的林中缥缈阁人员喝道:“什么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