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九九八章 牛有道,卑鄙无耻小人!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8-10 11:03
  圣境内历练的各派不知外界事,外界各派几乎也不知圣境内的历练正如何。
  可有一点,牛有道离开圣境回到了紫金洞的消息却是传开了,引起的动静不小,但也有人不知。
  一处僻静地的农家小院,土墙院墙,赵登玄推门而入,见小院里安静,一角的瓜菜藤蔓绿油油。
  不见任何动静,赵登玄遂喊道:“金环,金环……”
  大喊数声无人应,他又跑入屋内呼喊,走遍了每个房间,连厨房都没放过,不见一个人影。
  而屋内的陈设也明显是普通百姓的用度物品,不像是修士用的。
  赵登玄心中有了警惕,迅速出来,见到庭院中陪同自己一起来的留仙宗长老乌少欢。
  少了条胳膊的乌少欢脸上笑容不改。
  “人呢?”赵登玄上前,沉着脸道:“乌长老,你不是说人在这里吗?人何在?我劝你不要耍什么花样!”
  他来一趟也不容易,逍遥宫与这里路途遥远,他还没资格随时动用逍遥宫的大型飞禽,也不可能经常跑过来,毕竟是逍遥宫的弟子,有自己的职责履行。
  乌少欢的笑容有些诡异,“赵先生稍等,人马上就到,要不了多久,很快的。”
  赵登玄深吸一口气,“直接在留仙宗见面不好吗?为何要把我引到这荒僻农家院来?”
  乌少欢叹道:“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的好,我们也是为了赵先生好,稍候你自然会明白。”
  赵登玄皱眉,有所不解,“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话落没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只见董金环出现在了门外,夫妻二人凝视。
  赵登玄发现董金环变化不少,整个人略显丰腴了,皮肤似乎也更白皙细嫩了,少了几分修士味,更添妇人风情。
  见到自己妻子好好的,赵登玄松了口气,董金环银牙咬唇慢慢走入了庭院内。
  “赵先生,你看,我没说错吧?好啦,久别胜新婚,我就不打扰贤伉俪恩爱了。”乌少欢独臂摁了摁垂须以示敬意,之后转身离开了,单手一挥,风起,院门自关。
  没了外人,董金环如飞鸟投林般投入赵登玄怀中拥抱,呢喃道:“赵郎。”
  赵登玄拥着她,与之交颈,温存了一阵又缓缓推开她,好奇道:“怎么感觉你们宗门怪怪的,在你们宗门见面不行吗?为什么要我们在这破地方见面?”
  董金环脸上浮现苦楚神色,“我离开宗门已有一段时间。”
  赵登玄讶异,“离开宗门?你去哪了?”
  董金环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只知自己在一座山里面,看守很严。”
  “看守?”赵登玄神情一肃,“怎么回事?”
  董金环看了看四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屋。”
  牵了赵登玄的手入屋后,又把门给关严实了,接着快速检查屋内的每个角落,还通过窗缝往外查看。
  她这举动令赵登玄惊疑不定,走到她身边,双手扶了她肩膀正对,“金环,告诉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董金环欲言又止,最终眼眶红了,潸然泪下,泪珠儿在脸颊无声滑落。
  赵登玄越发吃惊,摇着她肩膀,“出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啊!”
  董金环摇了摇头,拉了他一只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往下滑,滑过胸口。
  捋平裙裳到她腹部时,赵登玄猛然一震,缓缓低头看去,只见董金环的小腹已经隆起不少,他的手掌就停在她那隆起的小腹上。
  赵登玄呼吸急促了,忽猛的抽手,如同被蛇咬了一般,踉跄后退了几步,颤声道:“你有身孕了?”
  董金环含泪颔首,“四个多月了。”
  赵登玄有点懵,算了一下,不就是上次见面之后?反应过来后,有点急了,“金环,你是不是疯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合适,不合适要孩子,我这般不知轻重,你让我回去后怎么跟师门交代?还有,万一孩子将来不适合修炼,我们有护他们周全的能力吗?等我们身份地位再上一层有了关照的能力再要也不迟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董金环连连道歉摇头。
  见她梨花带雨的伤心样子,赵登玄心又软了,又上前拥抱住了她,叹道:“算了,既然已经有了,就一起面对吧,我大不了被师门训斥一顿,实在不行也就不惦念那前程了,平常度日也没什么不好。”
  话说的轻松,也实属无奈,一个门派中居于人下,看别人脸色哪有什么好过的。
  说罢又推开她,拉了她的手,“走,我们去找费长流,我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带你回逍遥宫。”
  董金环拽住他,摇头,呜呜哽咽道:“没用的,掌门不会同意的,他不会同意的,我走不了的,孩子不生下来,我哪也去不了,他们把我看的死死的。”
  赵登玄吃惊不小,“金环,什么意思?”
  董金环哽咽道:“背着你要这个孩子,就是宗门的意思,之前他们屡屡劝我,我听信了他们的,认为我们两个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又在不同的门派,有个孩子才能真正栓住你。等我真正有了身孕后,他们突然对内隐瞒消息,并秘密将我转移了严密看管,他们说是便于我养胎,然之后的种种之下我察觉到了不对,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回事。”
  “后来我吵闹,吵着要去见你,希望让你知道喜讯。他们不肯,后来师傅来了,劝我打消这个念头,想自己好好的,想孩子好好的,就老老实实服从安排,什么事都不会有,而且今后宗门会好好照顾我和孩子。师傅警告我,不要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出事,孩子若出了事,我也活不了!”
  赵登玄震惊道:“为什么?”
  董金环哭泣道:“我当时也想知道为什么,也这样问师傅。师傅很无奈,师傅说他也没办法,宗门也没办法,宗门也不想对本门弟子做这样的事,可是不得不从。师傅说,道爷说了,路是我自己选的!”
  “牛有道?”赵登玄失声道:“他想干什么?”
  董金环泪流满面,“赵郎,你还不明白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罪该万死,天都秘境,我不该背叛道爷的,这是我的报应,这是道爷对我的惩罚!对你、我,还有孩子的惩罚,他一个都不放过,连我们下一代也不放过,可怜我的孩子…”手抚肚子,已哭的不成人样。
  赵登玄身形无力一晃,双目欲裂道:“牛有道,卑鄙无耻小人!”
  最终,夫妇二人,一个哭泣不止,一个怔怔无语。
  良久后,回过神来的赵登玄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走,悄悄的走,咱们逃走。”
  董金环摇头:“逃?能逃哪去?道爷太可怕了,他的势力太庞大了,他是紫金洞长老,手握修行界和世俗的大权,如今的紫金洞连逍遥宫和灵剑山也要看其脸色,我们就算逃去了逍遥宫…我一逃,就成了真正的留仙宗叛徒,一旦紫金洞施压,逍遥宫能为了我这个叛徒硬来吗?哪个门派会护我这个没什么利用价值的叛徒?”
  在她眼里,牛有道就是一个她仰望不到的恐怖存在。
  赵登玄:“你放心,你我是夫妻,金环,你听我说,我不会放弃你的。大不了,我们不回逍遥宫了,天下这么大,我就不信我们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找不到。”
  董金环泣声道:“赵郎,没用的,我挺个大肚子太显眼了,牛有道的势力太庞大,一旦发动力量追杀,从修行界到世俗的力量将到处搜寻我们,连海外那群妖魔古怪都是他的人,我们往哪躲?能躲一辈子吗?就算我们能躲,孩子也要跟着我们躲一辈子吗?你不回逍遥宫的话,也会成为逍遥宫的叛徒啊!逍遥宫到时候也不会放过你的!”
  赵登玄悲声道:“逍遥宫若连我妻儿都不保,我…”有些话终究是没敢说出口,“金环,你听我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可怕,牛有道进了圣境,正在圣境历练,他现在顾不上我们的!”
  “……”董金环一怔,她被留仙宗秘密安置了,接触不到外面的消息,许多事情都不知道。
  而赵登玄长途一人奔波而来,还不知这数日内修行界发生的事情,没听到牛有道已经从圣境回来的消息。
  “事不宜迟,走!”赵登玄扯了她一下。
  两人就此决定逃离,从厨房的窗口钻了出去,就此往深山中遁去。
  然而还没跑出多远,一只大型飞禽从空中掠过,一条人影从天而降,拦在了他们的前面。
  来人面无表情地转身看来,正是留仙宗掌门费长流法驾亲临。
  董金环吓得瑟瑟发抖,对于掌门的威严,门中弟子是恐惧的。
  紧接着,四周有人围了过来,将两人围在了中间,董金环的师傅也露面了,一脸悲愤道:“逆徒,你想干什么?真想背叛师门不成!”
  费长流冷冷道:“夫妇二人出来逛逛,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这荒山野岭的不太安全倒是真,就不要到处乱跑了。”
  最后的结果,夫妇二人只能是束手就擒,赵登玄没办法带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杀出重围。
  人带走后,乌少欢凑到了费长流身边,“掌门,道爷真是好本事啊,连圣境那种地方也是说出来就出来,咱们是不是趁这借口去拜见一下,多交流亲近些没坏处。”
  费长流颔首:“咱们这位道爷的确不是一般人,我留仙宗当时的无奈选择,倒是走对了路。准备一下吧,咱们按他说的把事办好了,也是该让他知道的。”
  “是!”乌少欢笑着应下。
  两人还不知道牛有道又被“抓回了”圣境,问题是这事缥缈阁和紫金洞都没有对外声张,修行界大多人只知牛有道出来了,却不知牛有道又回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