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七二三章 道爷的能耐不可斗量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7-31 21:41
  异种妖气一除,银儿也缓缓醒了过来,睁眼见到牛有道,便顺手扯了牛有道的衣袖,绵绵道:“道道…”忽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坐起,脆声道:“谁打我?”
  牛有道一把将其拽起,“我打的。”
  银儿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牛有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不听话!”
  银儿嘴一撇,很不满道:“不好吃。”
  “先将就一下,等回了山庄再说。”牛有道一句话就将她打发了,也懒得跟她啰嗦,招手示意吴老二随便弄点吃的给这妖王,堵住她嘴就行。
  “你在拿话试探红脸猴子。”管芳仪跟着牛有道到了一旁后忽冒出这话来。
  牛有道淡然道:“有吗?”
  “有!而且肯定。”管芳仪好奇道:“我记得你当初画过白云间老板娘苏照的画像,她和猴子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成?”
  牛有道默了一阵,道:“苏照是猴子的女人。”
  “啊?”管芳仪愕然,齐京那个八面玲珑的青楼老板娘居然是猴子这种木头疙瘩的女人,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苏照不是晓月阁的人吗?”
  “正因为是晓月阁的人,才因此招致晓月阁的追杀,两人私奔的途中,苏照死在了晓月阁的手中,猴子亲手埋的。”牛有道言简意赅的提了下。
  男女之间的悲情总易令女人同情,管芳仪唏嘘不已,“难怪了,遇上个像的,怪不得红脸猴子有些不正常。”
  牛有道仰天叹了声,“是啊,遇上个像的,怎么就这么巧,天意弄人,但愿不是什么孽缘。”
  管芳仪白他一眼:“我经历过的男人不算少,不管好坏,我事后从未真正怨过什么,男欢女爱,多美好的事,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孽缘?”
  牛有道:“你不懂,猴子那种人不会轻易动情…”
  管芳仪接话道:“我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不动如山,山动则塌,你怕他一动情就控制不住自己?你不会是想出手阻拦吧?感情这种事,谁都管不住,你若真是为他好,我建议你顺其自然,最好不要干预,猴子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牛有道:“所以我希望这女人的背景简单一点…实在是太巧了,他只是出去了一趟,怎么就遇上个像的,是巧合吗?”
  管芳仪道:“你担心有什么问题?”
  牛有道:“若不是巧合,那这里面的问题就大了。”
  管芳仪蹙眉,懂他的意思,若真是什么有心人安排的,说明他们的行踪一直被人给掌握着,甚至可以说他们这些人当中有奸细,谁是奸细?袁罡和银儿都不可能,其他人除了扶芳园的老人也没别人,更重要的是知道袁罡和苏照之间的秘密,这情况细思极恐。
  她迟疑道:“也许是你想多了,只是临时突然出去一下,有心人怕是也安排不及…你这种人遇上任何异常都免不了怀疑一下。”
  “但愿吧!”牛有道略颔首,又叮嘱道:“这事你暗中盯一下。”
  “嗯。”管芳仪点了点头,也能理解,既然察觉到了异常,不可能不当回事,肯定要弄明白,不过看向牛有道的眼神多少有些怪怪的。
  牛有道察觉到了,“干嘛这样看我?”
  管芳仪有些憋笑,“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多想想你自己。”
  牛有道不解,“我有什么问题吗?”
  管芳仪:“我也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问题才好,年纪轻轻的,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让你心动的女人,这很不正常知道吗?”
  牛有道哭笑不得,无论是这位,还是黑牡丹,都经常反复问他这个问题,很无奈道:“我不下水,还是站在岸边看风景的好,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看别人要死要活的,比自己要死要活的好,怕麻烦而已。”
  管芳仪一脸鄙夷,“你说的是人话吗?男女之情,是怕麻烦的事吗?我不信这是理智能控制的,你心里一定鬼!”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又扯我干嘛?我说你年纪一大把的老女人,还老是把男女之情挂嘴上,合适吗?”
  “放屁!你说谁老,我老吗?老娘媚眼一抛,一堆男人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你信不信?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冷血无情不成?花老娘的钱,吃老娘软饭的王八蛋……”
  一说她是老女人,管芳仪立刻炸了毛,狂喷了回去。
  ……
  紧咬在后方的宋军歇下了,前方回避的燕军也就歇下了。
  临时搭建的中军帐内,宫临策揭开帐帘走了进来,走到坐在地图前的蒙山鸣身边,“蒙帅,撤吧!”
  轮椅推转面对,蒙山鸣道:“宫掌门,道理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了。”
  宫临策道:“道理我都明白,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再这样跟宋军耗下去了,被宋军这样耗着,我们的粮草也坚持不了太久,也无法再拦截罗照大军回撤,此时不撤,待到陈少通和罗照的大军会合,我们这些人马想回都回不去了。两害相权取其轻,现在撤至少还能为燕国保存一定的实力以应对后面的危机,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
  蒙山鸣道:“三大派还没有找到克制万兽门术法的办法吗?”
  说到这个,宫临策也很无奈,“这应该是万兽门的秘法,万兽门那边死不承认是他们干的,我们一时间找不到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没有理由逼人家让步,毕竟万兽门也不是一般的小门派能轻易屈服。”
  蒙山鸣:“凭三大派的影响力,没办法让万兽门私下妥协吗?”
  宫临策摇头:“万兽门拿着规矩做推辞,说他们不介入诸国纷争,目前的确是难办,这事待以后再跟他们算账也不迟,如今还是先顾眼前的好,蒙帅,下令撤兵吧!”
  蒙山鸣:“还是再等等吧!”
  宫临策沉声道:“蒙帅,你说三天,我给了你三天的时间,如今三天早已经过去,你还未找到对敌之法,必须撤了!”
  蒙山鸣平静道:“再等等,兴许就有办法了。”
  宫临策:“蒙山鸣,不要再固执了!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若非要一意孤行,那我只好勉为其难采取强制手段了。之前你有胜算,下面人都听你的,现在局势不同了,我也不想闹得你脸上难堪。”
  蒙山鸣徐徐道:“宫掌门,再等等。”
  宫临策没了耐心,回头喝道:“来人!”
  帐外立刻进来了数名紫金洞的弟子,宫临策挥手道:“先送蒙帅回燕国!”
  唰!罗大安立刻拔剑拦在了轮椅前,护住了蒙山鸣。
  宫临策沉声道:“既是蒙帅的心腹弟子,也不好委屈,一起带走!”
  数名修士正要动手,蒙山鸣淡然道:“住手!”回头看向宫临策,“宫掌门,我说再等等自然有原因!”
  宫临策:“蒙帅,再拖下去没任何意义,只会贻误我们回撤的良机,你难道想等到罗照在燕国那边封锁大江吗?”
  蒙山鸣:“我们这边的困境,道爷知道了,道爷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岂能错过?”
  “牛有道?”宫临策疑惑。
  蒙山鸣颔首,“是!”
  宫临策:“我三大派都没办法的事情,他牛有道能有什么办法?”
  蒙山鸣:“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但道爷的能耐不可斗量,道爷既然说有办法,想必不是戏言,路争已经接头去了,想必很快就会有答案!”
  他之所以说给他三天时间,是因为牛有道一开始说了三天内给他答复,三天内也的确有了答复,办法是找到了,可牛有道把秘方给弄出结果来还需要时间,因此超时了,也因此让宫临策失去了耐性。
  这本是暗中所行之事,蒙山鸣本没打算告诉宫临策,然宫临策要来硬的,被逼无奈,他只好说出。
  而他也的确是不知牛有道会采取什么办法,牛有道也不会告诉他要挟了万兽门长老晁敬弄来了秘方的事。
  宫临策正疑虑着要不要再等等,外面传来了马蹄声,还有车轱辘的声音。
  紧接着,脚步声传来,路争回来了,揭开帐帘一进来,见到帐内剑拔弩张的气氛,愣住了。
  蒙山鸣发话了,“都给我让开。”
  宫临策挥手示意弟子让开了,路争左看右看着走近后见礼。
  蒙山鸣也不废话,问:“此去怎样?”
  路争道:“接头的人交付了一堆东西,已经带回来了,就在帐外。”
  “去看看。”蒙山鸣发话,罗大安宝剑归鞘,到了轮椅后面推了他出去,一群人也跟了他出去。
  帐篷外停了一辆马车,马车上堆了一堆鼓鼓囊囊的麻袋。
  宫临策走去亲自提了只麻袋下车,打开麻袋一看,只见里面装了满满一袋的黄褐色药丸,有刺鼻的气味冒出。
  路争俯身在蒙山鸣耳边嘀咕,“蒙帅,交付东西的人说了,此物以温水化进饮食当中,秘密给将士食用,连用三天,让药性渗入肌体,便如宋军一般,不再受那蛇虫鼠蚁的骚扰,药效可持续一个月,一个月内可放心与敌军交战。那边还交代,那边不想张扬,让蒙帅将功劳归于三大派……”
  蒙山鸣听的连连点头,心中松了口气,有一个月的时间足矣,就陈少通那群乌合之众,没了倚仗,面对他两百万大军,根本不堪一击,想怎么捏都行!
  PS:冷妹子节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