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七二零章 你万兽门惹上我了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更新时间:2018-03-12 09:04

  “查明?哈哈……”牛有道忍不住发笑,笑着摇头道:“晁长老怎会如此天真?当然,我既然来了,这事能不能查明白只在晁长老一念之间,就看晁长老愿不愿交我这个朋友,若是朋友,肯定会和晁长老无关,若不是朋友,万兽门会怎么处置这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晁敬眼中冒出阴狠神色,死死盯着牛有道,慢步逼近了过去。
  传言听了不少,他今天算是见识了这位,果然不是一般人,居然敢单枪匹马跑到万兽门的地盘上威胁他这个万兽门的长老,那淡定自若的气度就非常人能比。
  见其目光不善,牛有道一手扶剑,一手翻指亮出了一张符篆,不疼不痒道:“做人,最好还是不要冲动的好!我既然敢来,就不会是一个人来,肯定有所准备,我相信晁长老也不会是一个人来的。”
  天剑符!晁敬瞳孔略缩,冒出的一丝歹心被压制了下去,却依然是手起掌落,一掌拍在了丘问贤的脑袋上。
  啪!脑浆崩裂,连声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丘问贤已倒在了地上。
  杀也是白杀,晁敬完全可以不承认是自己杀的。
  牛有道视若无睹,脸上连点异样神情都没有,也是个见惯了生死的人,仅啧啧一声道:“可惜了,不过没关系,我手上还有几个,只要晁长老高兴,回头都送到万兽门去,任由晁长老杀个尽兴,至于能不能堵住万兽门高层对他们的盘问,那就要看晁长老的本事!”
  晁敬停步,无视脚下倒下的尸体,反而抬头看了眼上空盘旋的飞禽,复又目光放平,盯着对面道:“听说你手上有一些载人的飞禽,哪来的?”
  老家伙不蠢,还是反应了过来!牛有道嘴角浮现一抹莞尔,“那个重要吗?”
  晁敬伸手指着他,厉声道:“是你!发生瘟疫时,你也在万兽门,是你勾结晁胜怀作的案,如今却想栽赃到老夫头上,想逼老夫屈从于你!否则凭你的财力,哪来的那么多载人飞禽?”
  当初风闻牛有道手上有一批飞禽时,万兽门这边还当聊闲天般说到过这事,也不知牛有道是从哪弄来的。
  虽然好奇,不过也不会追究这事,万兽门卖出去的东西,只要付了钱,谁爱送谁就送谁,万兽门不会管这事,也没必要查的买东西的客人不高兴。
  而能买得起载人飞禽的人,其身份背景也都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万兽门想查就能查的。
  牛有道淡然道:“你想多了,我手上的确有一些,至少远不止五只。”
  “……”晁敬愣住,数量上对不上,仅这一句就堵的他无话可说。
  牛有道:“晁长老,扯来扯去没意义,往我身上泼脏水就更没有意义,敢做就要敢当。”
  什么叫敢做就要敢当?晁敬火冒三丈,“休想拿此事要挟我,我不吃你这套,你尽管把你手上的人证交给万兽门便是!”
  “好!”牛有道赞许着颔首,“是条好汉,我佩服!也罢,如你所愿。不过不是我把人交给万兽门,我会让燕国三大派派人将辰平、高蓝他们护送到万兽门,让万兽门高层当场查明,谁也别想从中做什么手脚。至于晁胜怀,会送往燕京,也会由三大派的人在燕京召开盛会,晁胜怀会在盛会上当众向天下人揭穿他爷爷,也就是你晁长老,都让他干了什么好事!”
  晁敬冷笑连连,“强行栽赃陷害吗?”
  牛有道:“别说的那么难听,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晁胜怀知道自己干下的那些事回了万兽门肯定活不了,燕国会提供保护。蝼蚁尚且贪生,有活命的机会,他一定会把握!说多了都是废话,简单直白点,人在我手上,我想让他怎么说,他就得怎么说!”
  晁敬:“人握在你们手上说出的话,你当万兽门傻么,你当万兽门能轻信么?”
  牛有道:“除非晁长老将手下弟子都杀光!”
  晁敬皱眉,目中闪现狐疑,不知他这话什么意思。
  “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牛有道戏谑提醒道:“罗刹潮,害死那么多万兽门弟子,却被晁长老给压了下来!据我所知,当时晁长老手下的弟子有不少人在现场,当中的知情者可不少,只是系出晁长老,都不得不听命帮忙隐瞒而已。晁长老若非要和我对着干,若真把事情给闹大了,万兽门怕是想不较真查一查都难,只要坐实了这一件事,就说明晁胜怀揭发的事情属实,是你在蓄意隐瞒。晁长老,你真要将知情弟子都给灭口吗?”
  晁敬脸色剧变。
  “现在灭口是不是晚了点?出事的当口知情人都被灭口了,这是什么情况?如你所言,万兽门不傻,晁长老,罪上加罪的事可不好玩。唉,晁长老,听我一句劝,这件事情闹大了,只怕不是你这长老的位置能不能保的问题,那么多弟子枉死,那么多价值不菲的飞禽遭殃,不将你给处置了,万兽门如何对上上下下的人交代?那时的情形我实在是难以想象,平常高高在上的堂堂晁长老,狼狈不堪地被摁跪在地接受审判,您受得了吗?你愿意看到那些小人落井下石踩你吗?”
  晁敬咬牙切齿道:“你才是那个真正的卑鄙小人!”
  “抬举我了!”牛有道皮笑肉不笑了一下,目光骤然锐利,“从罗刹潮开始,灵兽会之后,你早就捏在了我的手中,我如果想捏死你,轻而易举,你晁敬,在我面前没得选择!我让你做人,你才能是个人,我让你做狗,你就是条狗!”语气平静,但眼中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异常愤怒神色。
  脑海中也闪过了一个画面,碧波大海上,船头,那个躺在他怀里再也无法醒来的女人。
  晁敬双手略有抖动,还从未被人这般羞辱过,怒容满面道:“牛有道,我和你无冤无仇,我也想不出我哪里得罪过你,为何要这般苦心积虑害我?”
  “无冤无仇?”牛有道又笑了,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没错,的确是无冤无仇,正因为如此,我之前才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但是现在,你万兽门惹上我了。你应该知道,蒙山鸣是我的人,你万兽门介入两国之争,损害到了我的利益,危及到了我在南州的利益,不得已,我只好操起这件事来找你。”
  晁敬欲言又止,很想说,这样的事情乃大势上的争锋,关我屁事,凭什么盯上我?
  “晁长老,我还是那句话,我是来交朋友的,只要你为我摆平这件事,那几十万人马的死我可以不追究,晁胜怀等人我会一个不动地全部交还给你。”
  晁敬怒极反笑:“摆平?这种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宗门已经做出了整体布置,我这个长老也无权推翻整个宗门做出的决定,你就算把我往死里逼,我也无权撤回派出去的人手。我真要这样做了,不用你逼,宗门立刻就要对我问责!”
  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已经松口了。
  牛有道略默,现在把这老家伙给暴露出来也不符合他的打算,老家伙自己也不会答应,遂道:“那些蛇虫鼠蚁如同疯了一般攻击燕军,却不攻击宋军,我想晁长老你应该有办法平衡!”
  晁敬也默了默,道:“陈少通的麾下人马服用了这边调配的秘药。”
  牛有道:“如此说来倒是简单了,燕军这边的人马也需要那秘药,想必晁长老能提供。”
  晁敬冷冷盯着他,“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若是帮你做了这样的事,那就进了你的死套,我休想再爬出来!”
  牛有道:“晁长老,死人对我没用,晁长老好好活着对我才有更大的作用,我巴不得你做万兽门的掌门!我的那些飞禽可不是从你万兽门偷来的,我能有那些飞禽,我茅庐山庄能抵御燕国朝廷的偷袭,我背后的势力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是来交朋友的,你我合作,对你我都有好处,我没必要害你!”
  晁敬沉默着,内心是挣扎的,他知道,只要这一脚跨了出去,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可他没得选择,最终阴着一张脸道:“你要给燕军用秘药,用量庞大,我无法提供给你,否则定会让宗门察觉,我只能给你秘方,药材你自己准备。”
  牛有道:“就依晁长老的吩咐,只要有效便可。”
  晁敬也是个狠人,既然做出了决定,就没什么好犹豫的,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他当场将丘问贤的尸体踢翻,蘸了丘问贤的鲜血,直接将秘方写在了丘问贤背后的衣服上,最后“刺啦”一声,撕下了所写衣衫起身,随手扔给了牛有道。
  东西到手,牛有道颔首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是来交朋友的,你放心,只要秘方有效,你孙子他们会完好无损地交给你处置。”
  两人又一阵细谈后,约好了今后的联系方式,牛有道这才腾空而去,蹿出了峡谷,飞身在山崖上一踩,再次升空,一只大型飞禽掠来,接住他迅速振翅而去。
  远离此地,到了高空后,牛有道看了眼驾驭飞禽的管芳仪,有点奇怪道:“有点不像你,不想问问事情怎么样了?”
  管芳仪嗤了声,“这又不是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不成?被你盯上了下手的人,且由你亲自出马,就你那坑死人不偿命的嘴,结果还用问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