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相求

小说:嫡福 作者:晓风清露 更新时间:2018-08-10 20:13
  魏明煦咳嗽了一声,表示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林芷萱成日里要处理王府的大小事情,怕林芷萱累着。
  林芷萱不领情,只由秋菊扶着下了炕,一边吩咐人摆饭,一边对魏明煦道:“什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到时候请了那些老学究来,九姐儿愿不愿意学还不好说呢。”
  魏明煦道:“学这些东西,也不过是为了修生养性,陶冶情操,若是九姐儿不喜欢,自然没有强求的道理。可是我们九姐儿这么聪明,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为什么会不喜欢。”
  歆姐儿起身跟林芷萱告辞,她毕竟不是林芷萱的亲生女儿,虽则魏明煦不在府里的时候,歆姐儿时常与林芷萱一桌用膳。在王府里,除了大节庆,还是很少跟魏明煦一同用膳的。
  却不想魏明煦今儿心情不错,便赏了恩典,让歆姐儿也一同陪着九姐儿坐了。
  歆姐儿有些受宠若惊,林芷萱却轻轻的拍了拍歆姐儿的肩膀,让她不用那么紧张,又唤了小丫鬟进来给他们净手,魏明煦在歆姐儿面前素来端肃,歆姐儿倒是少有瞧见魏明煦这般的好性,除了从小就很喜欢抱九姐儿之外,点点滴滴,对九姐儿都是无微不至。竟然还亲自取了帕子,给九姐儿擦手。
  九姐儿只笑嘻嘻地瞧着魏明煦,趁着林芷萱在外间张罗摆膳,小声在魏明煦耳边道:“爹爹,我还要学射箭骑马,爹爹答应过我的。”
  魏明煦佯装正经地沉着脸色,给九姐儿使了个眼色,道:“嘘,别被你娘听见。”
  九姐儿却丝毫不怕魏明煦,只嘻嘻笑得合不拢嘴。
  林芷萱瞧着她们父女不像谋划什么好事的样子,又是生气,又是羡慕。
  晚膳期间,众人的话都不多,只九姐儿说了两句想吃这个,想吃那个,被林芷萱瞪了一眼,说寝不言食不语,不能没有规矩。
  九姐儿这才可怜巴巴地瞧了魏明煦一眼,之后赌气不说话了。
  魏明煦却想起来,对林芷萱道:“延亭的亲事已经与内务府和礼部商议了,由礼部和内务府筹备聘礼,庄亲王府、镇国公府和靖王府一同帮着迎亲纳吉,筹办婚事。林家和几个公主府也会出面周全礼仪。
  一应婚仪比照着郡王的规制来,我朝政上抽不开身,你和几位王妃一同好生商议着,有什么事情若是拿不定主意,可以让杜勤来问我,或是直接去问娘。”
  林芷萱点头应了,道:“王爷放心……”
  林芷萱话还没说完,九姐儿敲了敲桌子,一脸严肃地来了一句:“食不言寝不语!”
  惹得魏明煦笑了起来,林芷萱却哭笑不得,捏了捏九姐儿肥肥的小脸儿:“你个小鬼灵精,方才王爷说了那许多话,怎么没见你跳起来,我才接了一句,你就针对我?”
  九姐儿推开林芷萱的手,义正言辞道:“娘总说食不言寝不语,爹爹又没说过,哼!”
  歆姐儿在一旁静静吃着饭,低敛着眸子,一句话也没有说。
  用过了晚膳,歆姐儿便起身告辞,林芷萱叮嘱她早些睡,又说:“才不过将你拘在家里几天,芦烟就说想你了,明儿要来王府瞧你,你回去好生预备一下。”
  歆姐儿应着退了下去。
  次日不过一大清早,芦烟就只身过来了。
  还带了林远川上回送她的那只鹅黄色的波斯猫,如今也已经肥成球了。
  却依旧十分的可爱,惹得九姐儿和歆姐儿都爱不释手。
  林芷萱问了一句林远川什么时候出发,芦烟面色有些黯然,道:“出了正月就走,怕是赶不上肃郡王的婚仪了。”
  林芷萱安慰了芦烟两句:“不过数月就回来了,况且又不是让他去打仗,只不过是出使西域,身边还带着那么些人随行,不会有事的。”
  芦烟随着林芷萱在炕上坐了,一边道:“我倒是不担心他出什么事,只是阿芷,我有一件事想求你。”
  阿芷。
  芦烟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唤过林芷萱,上回,还仿佛是在杭州的时候。
  林芷萱瞧着芦烟愁眉不展的样子,有些担心。
  芦烟却已经给身后的丫头使了个眼色,秋菊也领着屋里的丫鬟都退了下去。
  只是九姐儿舍不得那只猫儿,歆姐儿略一犹豫,也跟着九姐儿留下来了,两人只不过是在外间玩着。
  芦烟瞧了一眼,也并没有说什么,只对林芷萱继续道:“阿芷,你可还记得数年前,为了你的二姐姐,你去我家里探望雪安,说有件事请我帮你。那时,你让我让出了我的二哥哥,算是欠了我一个人情,如今还我可好?”
  林芷萱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她知道芦烟和梁靖知的情分,从前,的确是有几分夺人所好的意味。
  芦烟此次对自己的婚事这样决绝,林芷萱并没有全力阻拦,另一个原因林芷萱一直播不想提,那就是那个林远川在气韵上,的确有几分很像梁靖知。
  而芦烟,又说他对她很好。
  林芷萱也有几分想弥补和成全的意思在里头。
  如若,林远川当真能对芦烟一生一世的好。
  那么,哪怕是沐家,林芷萱也愿意放他们一马。
  林芷萱心中是觉着自己对芦烟有所亏欠的,而如今,不曾想到,芦烟竟然将这件事情明提了出来,还要自己还她的人情。
  林芷萱道:“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姊妹,你但说无妨,若是能帮的,我一定竭力帮你。”
  芦烟瞧了一眼外间,与猫儿玩得极好的九姐儿,对林芷萱道:“你还记得那只猫么?二哥哥去世之后,那只猫儿也死了。如今我却有了一只新的猫儿,虽然不完全想似,可好歹让我有了个寄托。
  可是阿芷,你知道吗?这只猫儿,原本不该属于我的,我也是夺人所好。”
  林芷萱不明白各种缘由,却也没有多嘴去问,只听着芦烟继续讲了下去:“远川虽然是嫡出,可是他娘生他的时候就难产去了,不过一年,他父亲便取了续弦,又一年,便又有了儿子。
  姐姐如今知道为什么远川虽然是嫡子,却不曾出仕,还千里迢迢地被派去西域,掌管那里的庶务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