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向来缘浅

小说:瑶光女仙 作者:微雨有橙 更新时间:2018-07-12 07:06
  不管世俗届还是修仙界,向来的定论一直是男性搭讪女性,苏倾裳却本末倒置了。
  一些自认姿色不逊于靖瑶的男修士,纷纷表露不满,只是不知那位作风豪放,修为又极高的美艳女子有没有纳妾的打算。
  倘若有,他们也不妨毛遂自荐……
  豪华至极的包厢内,桌上几乎没动过筷子的丰盛食物被苏倾裳袖袍轻挥,很快换上更具特色的美食。
  林天星是见过世面的,也不禁为苏倾裳的大手笔叹服。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无须进食,他们需要天地灵气淬炼自身。
  而桌上的食物不但满足对灵气的需求更令人食指大动,满足口腹之欲的前提,更能增长修为,林天星暗暗称奇,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苏倾裳带来中域的修士也熙攘退了出去,她们深知自家主子的喜好,在她准备开始邂逅一段情缘的时候,就算仇家杀上门来最好也不要来打扰她。
  看着苏倾裳殷勤期盼的目光,靖瑶叹了口气,夹了一道略显清淡的百灵芽放入口中,食不知味的咀嚼着。
  林天星这时的身份偏于保姆佣人一类的角色,本该退出包厢让靖瑶和苏倾裳把酒言谈,可他忽略了身份,好在苏倾裳不以为意,还友好的冲林天星笑了笑……
  凤莲作为苏倾裳的头号爪牙,眼看林天星大模大样的大饮大嚼,赌气般的哼了一声。
  桌上这些美食口感还在其次,对修士内在帮助才是重中之重,这些食物向来属于苏倾裳专人享用,他们是没资格上桌的。
  可现正被一名“大妈”糟蹋。
  她偷偷打量主人的神色,又不禁叹了口气,她主人的目光已经完全被那名长相好看的男修士吸引了,眼里再容不下其他人。
  苏倾裳的眼神让靖瑶越发不自在了,扭了扭身子,苏倾裳的目光越来越亮,就像看到了稀世珍宝,靖瑶暗叫倒霉,她并不歧视同性恋,可前提主角不是自己,而且……对方好像把她当成了男人……
  在苏倾裳灼灼的目光下,靖瑶充满了不真实……
  其实苏倾裳颇有大家风范,和这样的人物共同进餐也是一种享受,其人谈吐优雅落落大方,巧笑介绍周边风土人情,一笔带过自身来历。
  这时靖瑶才知坐在对面的美艳女子来自南域,姓甚名谁。
  当然如果对方不是刻意强调他们前世注定般的缘分,气氛会更加和谐,让靖瑶困惑的是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女修,理应备受瞩目才是,难道南域那边只有女修,男修都死绝了,才让苏倾裳前来中域猎艳?
  靖瑶揉了揉眉心。
  因为苏倾裳又在煽情的讲述了:“中域和南域相隔千万里,但谁又知道千万年前两块地域不是紧密相连?沧海桑田改变了地域样貌,却改变不了冥冥之中的注定,这位公子想必已经明白我所说的注定了,对,就是缘分!所以不会在意我的唐突了,对吗?”
  真特么能扯啊,靖瑶含糊应道:“嗯嗯,向来缘浅,奈何情深,互相本为过客,就让我们彼此成为对方的风景……”
  苏倾裳更注重靖瑶所说的前半句,后半句自动忽略了:“公子所言大善,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但不知公子如何看待一见钟情?”
  靖瑶模棱两可的道:“所谓的一见钟情可能是见色起意,其实和缘分关系不大……”
  这话潜意思自然再说你肯定是看老子眉清目秀,所以想收入偏房了,何必矫情妄谈一见钟情呢。
  苏倾裳就像压根听不懂隐含的意思,用迷离的目光看着靖瑶:“一见钟情来自彼此的好感,神圣的情感往往发生于朦胧的好感,那是基本要素,我想……我沦陷了。”
  靖瑶没好气的看着胡塞海喝的林天星,以前没发现林天星还有这毛病啊?他不是秉持高冷做派,贯彻始终的吗?又看了看依旧泛着迷离目光的苏倾裳,再次为之叹气。
  就冲你这撩汉的技巧,到底有多少良家妇男被你糟蹋了啊。
  林天星解决了一桌美食,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桌面,示意要不要来点饭后甜点?
  凤莲脸色一沉。
  这保姆越来越放肆了,她正想斥责林天星,那边苏倾裳含笑挥手,很快一桌灵果送上了桌。
  就冲苏倾裳丰富的撩汉经验,何尝看不出她的目标客户索然乏味,那不妨先拿下那个面目可憎的老妈子……
  当苏倾裳自认气氛烘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嫣然笑道:“差点忘了,两位如何称呼?公子公子的叫唤,倒显生疏了呢。”
  靖瑶心道,我们本来就不熟,但看苏倾裳只是看着自己,对一旁的林天星视若无睹,想来林天星怎么称呼都不重要了,她拿起一枚冰晶果,随意道:“嗯……我叫冰晶。”
  林天星瞪眼,你拿着个冰晶果就叫冰晶,我特么喝着芬芳泉,难不成叫芬芳吗?
  凤莲看着靖瑶手里的冰晶果,脸上写满了愕然。
  另一边的苏倾裳却咯咯娇笑道:“真好听,充满了婉转绵长的深意,如果女修士用这个名字,不免有些做作,可男修用这样的名字,阳刚中带着纯柔,倾裳好像看到数不尽的星辉翩然下落了呢……”
  仿佛印证自己的说词,苏倾裳顺着小雏鸟的凤羽捋了捋,轻声问道:“喵喵,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小雏鸟哦哦叫了两声,人性十足的频频点头,对苏倾裳一番言谈大加赞赏,只恨口不能言,否则定要在苏倾裳言辞的基础上再添华丽了。
  凤莲小心翼翼的端详主人的面部表情,想知道主人此刻心情为哪般,是顺口开合为博佳人一笑的敷衍,还是就那么认为的。
  她看到苏倾裳的表情诚恳,那是由衷抒发的真实写照,她明白了,自己的主人确实陷入爱河了,但她爱慕的对象可还在一旁无动于衷呢。
  靖瑶慢慢适应了现在的角色,为一旁饮着芬芳泉的林天星介绍道:“这我保姆,她叫芬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