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153

小说:人狐之约 作者:叶葙芸 更新时间:2018-03-14 00:45
  今天是军训的第三天,林雪像前两天一样按时到操场上面,跟同学们集合起来,听从教官的命令。
  住校的确没有在家里那么方便,因为宿舍里面除了林雪跟柳如熙之外,还有好几个女生。
  林雪在站军姿的时候,也有想过之前柳如熙说的那些话,她觉得如果两个人搬到学校旁边的出租房里面一起住的话,的确会方便许多,可是租金又是一个大问题,首都的房价非常之贵,这所大学旁边对外出租的房子,也一定要比y城本地的要贵上许多倍。
  林雪其实很想跟柳如熙一起搬到学校附近的出租房里面住,可是她又不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娇气,因为在她跟柳如熙住在一起之后,慢慢地,她不需要经常去做家务了,人都是很容易习惯的动物,林雪也不例外。
  虽然柳如熙跟她说过,学校附近的出租房,每个月的租金他是负担得起的,可是林雪也不想欠他太多,因为柳如熙每个月都会把一些钱交到她的手上。
  林雪像:现在柳如熙能够以这样一种方式陪在我的身边,可是他能陪我四年吗?他能陪我直到毕业吗?就算他能陪我到毕业,那么我毕业之后就需要找工作了,他还会陪我吗?四年之后,他都已经超过30岁了,男人三十,而立之年已经到了,柳如熙也需要找到他的另一半,到时候他一定会离开我的吧……
  这天晚上,柳如熙跟林雪都洗完澡之后,他们两个呆在宿舍的一张床上,宿舍里的其他女生都各干各的,有打游戏的,有听音乐的,有认真学习的,还有用手机跟别人聊天的,就是没有人愿意早早地睡下。
  也许晚睡都是现在大部分人的通病,这个世界上只有少部分的人会按时睡觉,做到早睡早起的健康作息习惯。
  林雪不想因为考上了大学,在大学里面念书,而没办法把蓝水冰花这门武功给练习下去,她跟柳如熙的都会念隐身咒,林雪也醒得早,在她醒来之后,柳如熙也一定会醒过来。
  也许是长时间都呆在一起的缘故,这是林雪跟柳如熙之间产生了一种默契,每天醒过来之后,林雪就会跟柳如熙一起使用其隐身咒,他们来到学校的操场附近,练习起蓝水冰花,一般都是林雪练习武功,柳如熙在旁边看她练。
  军训的最后一天终于来了,大一的新生们都有了一种解放了的感觉。
  林雪也不例外,谁都不喜欢每天站在操场上面,像个木头做的人一样硬生生地站着,管理林雪这个班级的教官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北方男人,他的鼻子是那种高挺的鹰钩鼻,一双眯眯眼,怎么看怎么都透着一股猥琐的味道,这个教官在军训这段时间都顶着一张偏方的脸,鼻孔朝天的对着林雪这个班级的所有学生。
  说不出为什么,林雪很讨厌这个教官。
  突然间喜欢上一个人,不需要什么理由,可当林雪突然间讨厌起一个人来,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林雪躺在床上,她看着天花板发起呆来,她想起了外婆在知道自己能够来这所学校上学之后露出的那种表情。
  林雪不希望自己的学业会荒废掉,她想好好珍惜大学这短暂的四年,利用好这四年的时间,将学习搞好来。
  她觉得其实大部分的大一生都会有自己现在这种想法,大学一年级的开始意味着新的开始,每一个刚从高中离开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希望自己能够在大学里面混出一片天地,可是林雪并不想跟班级里面的那些人争成绩上的名次,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天才,也不是那种非常聪明的女生,像奖学金这种东西,林雪是无缘接触到的。
  林雪翻了个身,她将头对着柳如熙的方向,宿舍里面还没有熄灯,熄灯时间没有到,所以宿舍里面的灯也就没有暗下来,林雪借着洁白的灯光,看清楚了柳如熙的模样。
  他依然跟以前一样,长得小小的一团,毛发也柔柔顺顺的,让人看见了,就会忍不住的想要伸出手来去摸一摸。
  柳如熙现在用他的那条大尾巴环住了自己的身侧,林雪真的很想伸出手来将他带到自己的胸口前,紧紧抱住。
  可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想要将柳如熙抱进怀里的冲动,因为他们现在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林雪不希望自己突然间做出的这种举动,让柳如熙误会自己对他的心思。
  柳如熙那一双黑色的眼眸,让林雪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月光下的两颗漂亮的黑色宝石。
  他们都没有说话,对方的眼中都映照着彼此的脸,一人一兽就这样呆在一张不算宽的床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雪只记得自己最后看见的是柳如熙那双漂亮的眼睛,然后她就睡着了。
  也许是她长时间都没有做过奇怪的梦了,这次林雪又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这里是一间非常普通的房间,一个肥胖的女孩就躺在一张床上睡一觉。
  林雪飘了过去,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可是她却能够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房间里的摆设。
  凌乱的床上堆满了没有叠整齐的衣服,衣服,裤子,袜子,内衣,内裤,堆得半张床都是。
  床旁边堆满了许多垃圾,有饮料罐,牛奶盒,薯片袋子,糖纸等等。
  书桌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有杂志,课本、字典、漫画和笑话集。
  从这个房间可以看出,房间的主人是一个非常不爱收拾的人,她非常喜欢吃东西,而且又不喜欢食物的包装纸扔进垃圾桶里面。
  房间的主人在思维这方面应该比较活跃,因为书桌上面堆满了许多翻开来的不同类型书籍。
  林雪飘到那张床旁边,她低下头来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庞丁。
  林雪觉得庞丁比毕业之前还要胖了,她张开嘴巴呼吸着室内的空气,庞丁睡觉的时候,还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林雪知道自己现在是做梦,也知道现在梦到的东西都是真实发生的,只是她不清楚,现在看到的一切究竟是在发生的,还是已经发生了的。
  她想起了前段时间,自己因为好奇而点进来中专的那个班级群,班主任在群文件里面上传了全班同学的成绩,名字那一栏里,同学的名字如果是红色的话,就代表她有些科目没有及格,需要回校补考才能够拿到毕业证,如果同学的名字变成了绿色的话,就代表她的全部科目都已经及格,能够回到学校拿毕业证了。
  林雪现在虽然已经拿到了中专毕业证,可是跟她曾经是同一个班级的一些女生,到现在还是没有将需要补考的科目补及。
  她突然间看见了庞丁的名字,林雪突然间记起了那一天,自己在机房看见庞丁的嘴巴里面突然间爬出了许多虫子,她只要想想那时候的情景,就很想吐。
  林雪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梦到了奇怪的梦,或是自己在梦中变成了阿飘的话,就代表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而她却没办法从梦里面及时的醒过来,离开梦境里的那个世界。
  不好的事情包括了:鬼怪的出现,普通人的死亡,还有各种各样林雪根本想不到的东西,会突然间跳出她的眼前。
  林雪不知道这一次呆在庞丁的房间里面又会遇到哪些事情发生,但她现在想要做的就是从这间房子里面离开。
  她让自己漂浮在了半空中,试图穿墙从房间中离开,可是她发现这是没用了,因为她的手虽然可以触摸到东西,却没办法像电视剧的那些鬼怪一般,轻而易举的就能把东西拿起来,林雪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每一次她做怪梦的时候,灵魂体的状态都在变化着。
  有时候她能够飘起来,有时候她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还能像普通人一样爬在物体上面。
  虽然林雪通过纪良源的那本书,了解到了许多的东西,可是她也只能算是刚入门的新手而已,因为她对鬼怪这种东西还是了解得不够的。
  林雪飘到了房门旁边,她伸出手,摸到了冰凉的不锈钢门把手,他想要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将门把手按下,拉开门走出去,可是她试了五六次之后,都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将这一扇门给打开。
  林雪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她继续待在这个房间里面的话,就又要目睹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她之前虽然对庞丁这个奇怪的人感到好奇,可是林雪对庞丁这个人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林雪虽然接近过庞丁,可是她却不想跟庞丁成为交心的朋友。
  很快,林雪就发现自己居然被困在了庞丁的房间里面。
  而此时,庞丁还在呼呼大睡着,庞丁睡觉的时候不喜欢穿内衣,她的上身只套着一件非常宽松的红色短袖,林雪之所以看出她没有穿内衣,是因为有两点东西从她的衣服里面透了出来。
  庞丁的下半身只穿了一条非常宽的白色短裤,灰色的毛巾被被她踢到了床下面。
  林雪想不明白,究竟是这间房间困住了她,还是庞丁困住了她。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庞丁的房间呆了八个小时,因为林雪在这段时间里,一直盯着床头柜上放着的那只黑色的闹钟。
  早上10点钟,庞丁终于从床上睁开眼来。
  听说每个人在醒过来的第一刻,眼睛里面露出来的眼神是灵魂的颜色,别人如果想要看出这个人是哪种人,可以在她醒来的第一刻,盯住她的眼睛看。
  庞丁的房间安装有窗户,窗户旁边的灰白色窗帘被拉了下来,风将灰白色的窗帘吹了起来,庞丁的头发比林雪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要长上许多。
  庞丁的目光非常呆滞,她盯着天花板过了好几秒钟之后,才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身来,她的脚踩到了床旁边的那一堆垃圾,可是庞丁却像根本就没有踩到东西似的,来到了桌子旁边坐下。
  她伸出肥胖的一双手,将桌子上摊开的那些杂志,还有书本推到了一边,林雪看到有好几本书,都因为庞丁的动作而掉下了地板。
  原来这些杂志书本下面还压着一台不算太大的笔记本电脑,这台笔记本电脑可以看的出来,它已经被人使用过了许多个年头了。
  外面的那层银灰色的漆也掉得七七八八了,看起来非常老旧又寒酸。
  庞丁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她开始浏览起电脑里面的那些图片。
  林雪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女人,因为她看的那些图片都是非主流的图片。
  屏幕里面出现了一张张只属于非主流,叛逆不羁的脸。
  他们的头发跟造型,典型的就是街边小发廊的风格,有些造型甚至连小发廊都不如,简直就是洗剪吹。
  林雪看着那一张张的图片,她真的觉得有些一言难尽。
  庞丁虽然比她大上许多岁,可是林雪觉得像庞丁这个年纪的人不应该每天都看这种非主流的照片,像庞丁这个年纪的人,应该去看芒果台里面的电视剧或者网上的最新韩剧。
  林雪真的不知道庞丁经历过了什么才会胖成现在这个样子,她也想不明白庞丁那天在机房里面,为什么会从她的嘴巴里面爬出那么多的恶心虫子……
  林雪虽然想不明白这些事情,可是她现在真的很想从这间房间里面离开,回到她的大学,开始新的一天。
  她不知道现在看到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也不清楚,昨天晚上刚刚睡下的自己,在睡着之后又会睡了多少个小时?
  林雪不希望柳如熙担心自己,更不想让学校的同学跟老师联系她的家长,如果她现在属于灵魂出窍的状态的话,那么就代表了她的身体一定是躺在床上面。
  她再次想要通过门窗,从这间房间里面溜出去,可是林雪在试过十来次之后,还是不得不选择了放弃,因为她现在虽然是灵魂体的状态,能够飘起来,可是她的灵魂体也没办法穿墙而过。
  林雪真不知道这一场梦,究竟要到何时才能让自己醒过来。
  中午11点半,庞丁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庞丁的背脊僵住了,她僵了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庞丁就那么驼着背,弓着腰,坐在书桌旁边,打开着那部老旧的笔记本电脑,依然浏览着那些奇奇怪怪的非主流照片,她时不时还会像之前那样笑出声来。
  林雪听到庞丁的笑声之后,只觉得毛骨悚然,因为她不清楚庞丁会不会像机房里面那次一样,笑着笑着,就有虫子从她的嘴巴里面爬出来。
  房间的木门被敲了好几下,都得不到庞丁的回应之后,门外的那个人转动了门把手,她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庞丁的面前。
  这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妇女,她的脸色蜡黄蜡黄的,看起来非常的消瘦,很像以前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人一样。
  她那双不大的眼睛下面垂着两个眼袋,嘴角耷拉下来,女人的面相也非常不讨人喜欢,是那种典型的尖嘴猴腮相。
  女人在看到庞丁那台电脑里面出现的图片之后,她的眉头越皱越紧。
  女人控制不住一直压抑起来的情绪,她把托盘重重地放到庞丁的右手旁边,尽量控制着语气,保持着平静的态度说:“庞丁,你现在把饭吃了,等一下还要吃药呢,我告诉你,你不要又把药偷偷藏起来不吃,这样对你的情况是不好的……”
  庞丁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耐烦,但是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托盘里面的一碟菜,还有一碗饭拿了过来她说使用筷子,吃起了那个女人端进来的饭菜。
  女人看了庞丁一眼之后就走了出去庞丁把白饭吃了第四口的时候,女人的手里拿着两个白色的瓶子,那是两个大小不一样的药瓶。
  女人嫌弃的看了庞丁那张凌乱不堪的床一眼,她皱紧眉头,在床旁坐下。
  女人等庞丁吃完饭之后,就拿过一杯水,放到了庞丁的面前。
  女人从大药瓶里面倒出三颗圆形的药片,又从小药瓶里面倒出两颗小一些的圆形药片。
  她把这些药片放在一个药瓶盖里面,女人盯着庞丁,将那些药吃下去,这才把托盘和空掉的碗碟,还有那两只药瓶拿了出去。
  庞丁突然间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她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站起身来,林雪猜出她想要做什么了,就连忙往门口的方向飘去。
  林雪想要离开这个房间,离开庞丁的家里,她想要回到q大。
  果然跟林雪想的没错,庞丁之所以会站起身,也只是想要将房门给关上而已。
  林雪当然不会让庞丁这样做,因为既然庞丁已经将房门给打开,那么林雪就只想在她关门之前从这间房间里飘出去。
  可是这一次林雪还是没能从这间房间里面离开,因为在她还没有飘出房间门口的前一刻,她的面前仿佛就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墙,这道墙非常之坚硬韧,她使尽浑身的解数,想要从房间里面飘出去也是无济于事。
  其实早在昨天晚上,林雪就试过许许多多种方法,比如念咒,比如召唤幽魂等等。
  林雪昨天晚上念过许许多多的咒语,可是这些咒语在她变成了魂魄体之后,都没能发挥之前的效果,她怀疑这间房间里面被人布下的结界,可是这个结界林雪用尽办法都没能将这个结界给破开。
  她最后不得不使用了另外一个方法,那就是召唤幽魂,由于她现在没有符纸,就只能将咒语念出来。
  可是咒语是非常正确的念出来了,可是就连一只的幽魂都没有出现在林雪面前。
  林雪明白过来,这一定是因为她现在只是魂魄体的缘故。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变成魂魄体的自己,居然会弱成现在这副模样。
  庞丁的一天过得极其单调,她一有空就会坐在书桌旁边,使用电脑浏览那些奇奇怪怪的图片,还有去搜索一些林雪根本就想象不出的词汇、资料。
  庞丁一日三餐都会按时吃,可是她每天也会吃掉许许多多的零食,你是觉得庞丁应该是那种很难控制自己嘴巴的人。
  这种人的胃部一般比平常人的要大上许多,身材也比普通人要肥胖,因为他们在24小时之内都会有想要吃东西的冲动。
  庞丁就属于这种人,她除了一日三餐都按时吃外,还很喜欢吃甜食,碳酸饮料,油炸食品。
  林雪从庞丁的房间就可以看出她的家境,算不上富有,甚至还非常的普通。
  林雪猜想那个将饭菜端到庞丁面前的女人不是别人,而是庞丁的妈妈。
  庞丁在吃过晚饭不久之后,她的妈妈又拿着弄好的药片,来到了庞丁的旁边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林雪看着庞丁妈妈那一副忧心重重的模样,就忽然间想起了陈佩华。
  陈佩华在疯掉之后,也被护工看着服下那些药片,林雪觉得庞丁很有可能就像自己之前猜想的那样,精神上或心理上有某种疾病。
  自闭症,抑郁症,狂躁症,精神分裂症……这些字眼,一个个地出现在林雪的脑海里。
  听说精神病人之所以会在服下药物之后变得肥胖,是因为那些治疗精神病的药物,有让病人喜欢睡觉、平静下来的作用。
  简单的来说,这些药物有麻痹神经的作用。
  脑神经不再像发病的时候那样发达了,病人的情绪也就会平静下来。
  吃下这些药物之后,大部分病人的病症都会得到控制,可吃下这种药物也是会有副作用的,副作用就是身体长胖,神经受损,智力下降,记忆力衰退,四肢无力,喜欢睡觉,对/性/的渴望没有之前那样强烈。
  精神病人在治病的那段时间里,日子都是非常的难熬的,她们经历的东西,看到的世界,跟正常人都是不一样的。
  即使他们的病已经被治好了,可是这些病人的身体,也因为药物而遭到了损害。
  林雪现在只觉得庞丁真的是一个很可怜的人。
  庞丁比她要大上许多岁,像庞丁这种年纪的人,大学早就毕业了。
  可庞丁现在呢,又没有工作,还需要自己的妈妈每天都把饭菜端到自己的面前,才愿意主动吃下去,就连那些药,也需要她的妈妈在旁边监督,才愿意吞到肚子里面。
  林雪看着庞丁那张肥胖的脸,她可以想象得出庞丁变瘦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那一定是一个很耐看的女人。
  林雪想:如果庞丁吃下的药都是专门治疗精神疾病的话,那么就代表她真的有病,可庞丁又是经历过了什么才会得这种病呢?是感情上的创伤,还是童年的阴影,或者是被别人虐待、强/奸?林雪无法想象庞丁是遭遇过了哪些事,才会一蹶不起,她现在中专的毕业证都没有领到,又要拿什么出去工作呢?就算外面的一些工作只需要拿出初中毕业证,可是就以庞丁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无法做好一份工作的。
  晚上一点半的时候,庞丁动了动被坐僵的屁/股,她关掉电脑之后,就拖着肥胖的身体,来到了床边。
  床头柜旁边安装有电灯开关的按键,庞丁躺到床下之后,就伸出一只手,按下了那个按键,房间重新恢复了黑暗。
  林雪已经在这个房间里面飘了很久了,她一直都飘着,也有些烦了。
  她来到了床头柜前坐下,说是做也有些不太正确,因为林雪将自己的姿势调整成坐姿之后,她的灵魂体还是飘在床头柜上面的。
  因为是灵魂体的状态,所以林雪不需要像庞丁一样,躺在床上睡一觉。
  她的脑海中出现了柳如熙的脸,林雪不知道柳如熙有没有在找她。
  但林雪十分清楚,如果柳如熙知道她的魂魄迟迟都没有回到身体的话,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她的魂魄放进她的身体里面。
  林雪想起了在班级里认识的那些新同学,也想起了来到学校第一天认识的那个很好说话的大男孩李信军。
  明明大好的校园时光在向她招手,可是林雪的灵魂却在这个时间点离开了她的身体。
  庞丁的房间里面铺着非常老旧的木地板,林雪突然间听到了房门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脚的主人肯定不是庞丁的妈妈,他的脚步声非常的沉重,那个人的身体好像有200多斤似的。
  林雪猜想外面那个人应该是庞丁的爸爸,虽然她这段时间都没有见过庞丁的爸爸,只见过庞丁的妈妈。
  那个银色的不锈钢门把手动了一下,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木做的门发出轻轻的吱呀一声。
  林雪在黑暗的房间里面看见了,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就跟普通的庄稼汉差不多。
  农村人之所以会比城里人要显老,是因为她们每天都需要干许多的农活,不是操心,这就是操心那。
  男人的个子不算高,林雪目测他只有1米68。
  男人的身材也不胖,看起来还有点瘦。
  林雪突然间觉得男人的眼睛好像变得有些红了起来。
  他的眼睛慢慢的从普通的黑色转变成了暗红色,林雪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男人的眼睛。
  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柳如熙之外,居然还有人能够将自己的眼睛改变颜色。
  男人一步一步地往林雪这边走近,他越走越近,眼睛也越来越红。
  男人眼中的红,仿佛就像火焰一般,火焰一般的红光,在男人的眼睛里面燃烧了起来。
  在林雪以为他要将自己撕碎的那一刻,男人扑在了庞丁的身上,他那双跟普通人一模一样的手,突然间长出了尖锐的黑色指甲。
  这些指甲又长又黑,指甲的尖端锋利无比,男人的嘴巴里面,突然间长出了其尖无比的牙齿,透明的口水,从男人的嘴巴里面流到了庞丁大张着的嘴里。
  此时的庞丁早已熟睡,她还打着呼噜。
  林雪看着这个男人居然变了样子,她死死地盯着男人的脸跟手,开始怀疑起这个男人是不是电视剧里面出现的的那些吸血鬼。
  还没等林雪反应过来,她就被男人的举动给惊呆了。
  男人伸出那双长着黑色长指甲的手,十根锋利的黑色指甲捅进了庞丁的鼻骨、眉心、人中这些地方,这十根长长的指甲最少都有12厘米长。
  庞丁在被这些指甲戳到的时候就已经断了气,她甚至还没有搞清楚,弄死自己的人是谁就失去了呼吸。
  男人将十根指甲捅进了庞丁的脑袋里面之后,就一个用力,把庞丁的头像掰西瓜一样,掰成了两半。
  林雪看见庞丁脑袋里面装的不是正常人的脑组织,也不是什么*、血液,而是好几条棕色的虫子。
  林雪现在虽然只是个灵魂体,可是她现在还是会有想要呕吐的冲动,虽然她根本就没办法把东西呕出来,灵魂体是不需要像正常人那样吃东西,喝水的。
  林雪记得在机房的时候,她看见从庞丁嘴里面爬出来的那些虫子,那些虫子其实就跟普通铅笔一样粗,长度也只有十五六厘米那样。
  她在看到那些虫子之后,就觉得够恶心了,可林雪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看到的才是最恶心的。
  呆在庞丁脑袋里面的虫子又粗又长又大,林雪数了数,居然发现庞丁的脑袋里面有三条这种大虫子。
  这些虫子让林雪觉得它们非常恐怖。
  这三条虫子都长着一双浅绿色的水泡眼睛,眼睛下面还有一些恶心的深棕色牙齿路在了嘴巴外面,它们的身体又长又粗,一节又一节的扭动着。
  林雪根本就想象不出来,居然有三条这么大的虫子寄居在庞丁的脑袋里面。
  她觉得那时候在机房看到的那些小虫子,应该是这些大虫子的孩子,这三条大虫子应该在庞丁的脑袋里面繁殖出的一条又一条的小虫子。
  林雪只要这样想,她就觉得被自己恶心到了。
  男人在掰开庞丁脑袋之后,又依照之前的方法将十根又长又尖的黑色指甲插进庞丁的身体中间。
  那十根指甲就像十支又长又锋利的黑色小刀,它们以惊人的速度划开了庞丁的脖子,胸膛,肚皮,小腹。
  现在的庞丁就像一个被扯成两半的肥胖娃娃。
  只是这个娃娃一点都不令人觉得可爱。
  林雪看见旁边的身体里面根本就没有内脏,里面都爬满了恶心至极的虫子,有大的也有小的。
  大量的透明液体,从男人的嘴巴里面滴落下来。
  这个男人的唾液已经泛滥成灾。
  林雪甚至能够清楚的看见这些口水滴到了那些虫子不停扭动着的身体上面。
  男人不管到三条还在庞丁的头部不停扭动着的大虫子,他伸出右手,来到庞丁的小腹处,抓起一条最粗最长的虫子。
  男人把整条虫子从庞丁的身体里面抽了出来。
  庞丁在吃过晚饭不久之后,她的妈妈又拿着弄好的药片,来到了庞丁的旁边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林雪看着庞丁妈妈那一副忧心重重的模样,就忽然间想起了陈佩华。
  陈佩华在疯掉之后,也被护工看着服下那些药片,林雪觉得庞丁很有可能就像自己之前猜想的那样,精神上或心理上有某种疾病。
  自闭症,抑郁症,狂躁症,精神分裂症……这些字眼,一个个地出现在林雪的脑海里。
  听说精神病人之所以会在服下药物之后变得肥胖,是因为那些治疗精神病的药物,有让病人喜欢睡觉、平静下来的作用。
  简单的来说,这些药物有麻痹神经的作用。
  脑神经不再像发病的时候那样发达了,病人的情绪也就会平静下来。
  吃下这些药物之后,大部分病人的病症都会得到控制,可吃下这种药物也是会有副作用的,副作用就是身体长胖,神经受损,智力下降,记忆力衰退,四肢无力,喜欢睡觉,对/性/的渴望没有之前那样强烈。
  精神病人在治病的那段时间里,日子都是非常的难熬的,她们经历的东西,看到的世界,跟正常人都是不一样的。
  即使他们的病已经被治好了,可是这些病人的身体,也因为药物而遭到了损害。
  林雪现在只觉得庞丁真的是一个很可怜的人。
  庞丁比她要大上许多岁,像庞丁这种年纪的人,大学早就毕业了。
  可庞丁现在呢,又没有工作,还需要自己的妈妈每天都把饭菜端到自己的面前,才愿意主动吃下去,就连那些药,也需要她的妈妈在旁边监督,才愿意吞到肚子里面。
  林雪看着庞丁那张肥胖的脸,她可以想象得出庞丁变瘦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那一定是一个很耐看的女人。
  林雪想:如果庞丁吃下的药都是专门治疗精神疾病的话,那么就代表她真的有病,可庞丁又是经历过了什么才会得这种病呢?是感情上的创伤,还是童年的阴影,或者是被别人虐待、强/奸?林雪无法想象庞丁是遭遇过了哪些事,才会一蹶不起,她现在中专的毕业证都没有领到,又要拿什么出去工作呢?就算外面的一些工作只需要拿出初中毕业证,可是就以庞丁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无法做好一份工作的。
  晚上一点半的时候,庞丁动了动被坐僵的屁/股,她关掉电脑之后,就拖着肥胖的身体,来到了床边。
  床头柜旁边安装有电灯开关的按键,庞丁躺到床下之后,就伸出一只手,按下了那个按键,房间重新恢复了黑暗。
  林雪已经在这个房间里面飘了很久了,她一直都飘着,也有些烦了。
  她来到了床头柜前坐下,说是做也有些不太正确,因为林雪将自己的姿势调整成坐姿之后,她的灵魂体还是飘在床头柜上面的。
  因为是灵魂体的状态,所以林雪不需要像庞丁一样,躺在床上睡一觉。
  她的脑海中出现了柳如熙的脸,林雪不知道柳如熙有没有在找她。
  但林雪十分清楚,如果柳如熙知道她的魂魄迟迟都没有回到身体的话,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她的魂魄放进她的身体里面。
  林雪想起了在班级里认识的那些新同学,也想起了来到学校第一天认识的那个很好说话的大男孩李信军。
  明明大好的校园时光在向她招手,可是林雪的灵魂却在这个时间点离开了她的身体。
  庞丁的房间里面铺着非常老旧的木地板,林雪突然间听到了房门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脚的主人肯定不是庞丁的妈妈,他的脚步声非常的沉重,那个人的身体好像有200多斤似的。
  林雪猜想外面那个人应该是庞丁的爸爸,虽然她这段时间都没有见过庞丁的爸爸,只见过庞丁的妈妈。
  那个银色的不锈钢门把手动了一下,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木做的门发出轻轻的吱呀一声。
  林雪在黑暗的房间里面看见了,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就跟普通的庄稼汉差不多。
  农村人之所以会比城里人要显老,是因为她们每天都需要干许多的农活,不是操心,这就是操心那。
  男人的个子不算高,林雪目测他只有1米68。
  男人的身材也不胖,看起来还有点瘦。
  林雪突然间觉得男人的眼睛好像变得有些红了起来。
  他的眼睛慢慢的从普通的黑色转变成了暗红色,林雪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男人的眼睛。
  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柳如熙之外,居然还有人能够将自己的眼睛改变颜色。
  男人一步一步地往林雪这边走近,他越走越近,眼睛也越来越红。
  男人眼中的红,仿佛就像火焰一般,火焰一般的红光,在男人的眼睛里面燃烧了起来。
  在林雪以为他要将自己撕碎的那一刻,男人扑在了庞丁的身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