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第三场

小说:古代农家日常 作者:坐酌泠泠水 更新时间:2018-06-13 23:13
  临睡前她终还是不放心,担心齐慕远因为今晚的事把明天的考试给考砸了,又唤了青木来,让他给齐慕远传一句话:“别想那么多,先把眼前的考试考好。考好试,不光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家人的一种交待。”
  齐慕远在这段感情里早已自己跟自己纠结了很久,再不复刚发现自己感情时的那般冲动与紊乱。尤其是杜锦宁走后,他想清楚了目前的状况,也冷静了下来。
  听了杜锦宁托青木转达的话,他反担心起杜锦宁来,生怕自己的话扰乱了杜锦宁的心绪,影响她考试。
  可再多的话他也不好说,只得对青木道:“你跟他说,我明白的,我会好好考试。也让他好好考,就当我今天晚上什么也没说。”
  青木对两人的话完全没听懂,不过仍然忠实地把话又带回去给了杜锦宁。
  杜锦宁听了青木的回禀,知道齐慕远还算冷静,便放心睡下了。
  第二日,杜锦宁仍然半夜起床去贡院。陈氏则会在在天亮了城门开后才出城,杜方蕙更是要吃过早饭后才好去方家。好在一切都安排好了,不需要杜锦宁太过担心。
  这次乡试,因为齐伯昆与齐管家不在这里,她与齐慕远去贡院时向来是同乘一辆车的,今天也没例外。汪福来被杜锦宁安排送陈氏回漓水县了,她便去了齐府,跟齐慕远一起乘齐府的马车去贡院。
  两人见面,都十分默契没有提昨晚的事,表情平静地打了招呼。
  “婶儿回去的事都安排妥当了吗?要不我再派两个人跟着她回去?”齐慕远道。
  杜锦宁摇摇头:“我家的护院虽不如你家的,但还能顶点事。有刘高与马彪,再加上我家的四个护院跟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齐慕远听了,便也放下心来。
  平时两人在一起,有话就说,没话的时候一路沉默也不显得不自在。可今天齐慕远似乎担心安静下来,彼此都不自在,一反常态地没话找话,提起一会儿要考的题目来:“你觉得他们会出什么题?”
  杜锦宁也知道他的心意,便顺着他的意思,依着潘义庭和汪时彬的文章和任职的经历,猜测起他们会出什么样的题目来。
  一路聊着,不一会儿就到了贡院门口,跟方少华、关嘉泽他们汇合。看到一群朋友,杜锦宁和齐慕远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一场考试的人数就更少了。到了贡院等了一会儿,大家就陆续进了考舍。
  这一次仍然考两天,题目则是五道时务策论,即结合经学理论对当时的时事政务发表议论或者见解。这题目对字数还有要求,必须每题都得在三百字以上,相当于小作文。
  杜锦宁记性好,经学理论随手拈来;她又高屋建瓴,用后世人的眼光来看待当今的政治时事,往往能一针见血的提出见解,跟那些只知道埋头苦读的书生们不知强了多少倍。以往她写这类题目,往往能把先生给惊到,招了她来讨论,讨论完了之后就自叹不如。
  可以说,这种题目是杜锦宁最为拿手的。如果她真使出全力,便是齐慕远也比她不过。
  只是在下笔之前,她犹豫了。
  一旦这个解元名头落在她头上,潘义庭定然会想办法把她拉入他的阵营。虽说光天化日之下,又有其他人盯着,潘义庭不敢手段太过强硬,只要她拒绝的态度坚决,他也无可奈何。但她终是要去京城考会试的,正面扛上二皇子一派,终是麻烦。
  这些麻烦,其实她刚一开始就知道。如果第一场考试就藏拙,她不会面临现在的麻烦。
  只是那时还有个祁思煜。如果她不全力以赴,齐慕远的才学虽在祁思煜之上,但正主考官是潘义庭,齐慕远的目标又太打眼,潘义庭是一定会不让齐慕远做解元的,这个解元很有可能落到祁思煜头上。这是杜锦宁完全不能容忍的。
  所以第一、第二场,她都全力以赴了。
  现如今祁思煜连参加第三场科考的资格都没有了,她是不是可以功成身退,这一场藏拙,把文章写差一点呢?
  现在的局势已十分明朗。第一、第二场考试中,她与齐慕远各取第一,祁思煜在第二场时就退出了角逐。第三场又不如第一、第二场重要,只要她与齐慕远第三场考试的名次在前五名,解元就在他们两人之间产生。
  以潘义庭势必阻拦齐慕远取得解元的立场,排除了齐慕远,这个解元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而解元于她是麻烦,再者齐慕远……
  想起昨日齐慕远对她说的话,杜锦宁心思有些烦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齐慕远自打跟她一起考试为止,都没有拿过头名。如果没有她,以他的才华,必然是一路头名吧?
  所以,只要她第三场的文章写得特别烂,或是装病提前从考试里出来,每一题草草写上几行字,她就能提前退出角逐了。到时候这解元,潘义庭不想给齐慕远都不行。
  只是她真需要这样做吗?
  齐慕远,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她这样把解元让给了他,他真的会高兴吗?
  不,他不光不会高兴,而且还会生气,生很大的气。尤其是他昨晚上说了那番话之后,她这个举动会传达出一个讯息,让他觉得她对他生份了、疏离了,这会造成他们之间的误会。
  这个当口,他们不能产生误会。她对他的信任,会比送他一个解元更重要。两人一起长大,杜锦宁深深了解齐慕远,她懂他,她知道相对于功名利禄,他更看重亲情、友情与爱情。
  想清楚这些,杜锦宁蘸了蘸墨,低头认真写起文章来。
  绕着仅有的一百来个考舍巡视了一圈又一圈的潘义庭和汪时彬,看到一直坐在那里发呆、与其他奋笔疾书的考生完全不同的杜锦宁终于开始写文章,两人的心情各有不同。
  汪时彬对杜锦宁的态度,与第一场考试时大为迥异,他恨不得杜锦宁这一场考试也跟祁思煜一样缺考才好,如此的话他们这一派的齐慕远就能稳拿解元了;潘义庭却希望杜锦宁能超水平发挥,把齐慕远给压下去。
  不管这两人心里在想什么,杜锦宁此时摈弃杂念,认认真真写文章。她不藏拙,按着自己的真实水平来写,不急不徐,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当她从贡院出来,回到杜家时,陈氏已从县里回来了,跟着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