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八百五十二章:我是谁!(4)

小说: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作者:陈小草l 更新时间:2018-03-14 00:45
  “我是谁?”
  “我从何而来?”
  “我要去何方?”
  “我是谁?”
  “我从何而来?”
  “我要去何方?”
  -------
  漫漫黄泉风沙中。
  一道似是低语轻吟的声音不停地在重复中响起。
  黄泉,这个作为地府的第一道关卡。
  所存在的一切断然不能与阳间相提并论。
  纵使风沙在席卷,但声音却是无比寂寥。
  所以秦凡的低语轻吟也缭绕于黄泉上空。
  过往阴魂看着那道迷惘的身影,听着那诡异的重复轻吟。
  无不都纷纷退避开了那道身影。
  “我是谁?”
  “我从何而来?”
  “我要去何方?”
  声音还在继续。
  跟着那些阴魂。
  秦凡麻木地踏上了蔓延着彼岸花的黄泉路。
  “蹬蹬蹬-!”
  “蹬蹬蹬-!”
  跟那些行走悄无声息的阴魂不同。
  当秦凡踏上黄泉路之后。
  蹬蹬的脚步声立即响起。
  这也引来了无数阴魂的侧目!
  黄泉之路,走路带声?
  难道这不是阴魂?
  或者说不是跟他们一样的阴魂?
  没有理会那些异样的聚焦。
  眼神空洞迷惘的秦凡我行我素地继续麻木行走。
  蹬蹬脚步声伴着那一声声的我是谁我从而何来我要去何方,似乎谱组成了一道萦绕于黄泉路上的奏曲!
  “心中无冤喝碗汤,步过奈何看三生。”
  “了却前世心牵绊,是德是孽断轮回!”
  黄泉路的尽头。
  奈何桥的入口。
  一道飘忽的声音也在不断地响起。
  这是一首在黄泉路上较为有意境的孟婆诗。
  然而在掺杂起秦凡那道我是谁我从何而来的声音却扰乱了那份幽静。
  黄泉路与奈何桥的接驳口处。
  身材佝偻,满面阅尽生死沧桑写照的孟婆似是并不在乎意境的被扰乱般。
  手中重复着勺汤伸递的姿势。
  口中仍旧不停地念着那几句话。
  她不勉强过往的阴魂。
  她只负责把汤伸出。
  接不接喝不喝是那些阴魂的事儿。
  那蹬蹬蹬的脚步声在她耳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秦凡出现在她身边时。
  她突然不受控地剧烈一颤!
  这一刹那。
  她感受到了那道让她永远都无法忘却的气息!
  那一次。
  这道气息强入地府。
  毁了黄泉路。
  洒了孟婆汤。
  断了奈何桥。
  最后杀入地府中。
  那一日。
  无数阴魂凄叫。
  那一日。
  无数阴差慌逃。
  那一日。
  阎王跪地瑟抖。
  那一日。
  整个地府动荡骚乱!
  那一日。
  地藏不出,无可匹敌!
  最终,地藏王还是没有出现。
  那个地藏不出无可匹敌的存在把地府搅得鸡飞狗跳!
  最终还是在他的主动罢休下才让地府回归平静。
  忘了那是多少百年前的事儿了。
  可孟婆的记忆仍旧无比深刻!
  此时。
  久违了无数年。
  那道让自己迄今为止回想起来都还颤瑟不已的气息竟是又重现了!
  “心中无怨喝完汤,步过奈何看三生。”
  “了却前世心牵绊,是德是孽断轮回!”
  佝偻的身体在颤抖。
  伸出的汤碗在哆嗦。
  可孟婆还是按捺着心中的恐慌吟诵着这几句话。
  唰-!
  蹬蹬的脚步声做止。
  秦凡转过身。
  望着孟婆,麻木迷惘道。
  “我是谁?”
  “我从而何来?”
  “我要去何方?”
  随着秦凡的出声问道。
  孟婆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甚至是不敢看秦凡。
  只是那哆嗦颤抖肢体反应却是越来越明显。
  久久未能从对方口中听到答案。
  秦凡伸手接过了那碗哆嗦着的汤。
  好奇一看。
  接而仰头一灌。
  汤喝尽,碗被他扔到了边上去。
  继续朝着奈何桥走了起来。
  这一幕,看得那些阴魂一个个惊惧无比。
  纷纷与他保持起了距离。
  连孟婆都得惊慌的存在,这到底是什么鬼?
  这答案,显然是没人能回答得了。
  把孟婆汤作为解渴之用的秦凡踏上了奈何桥。
  仍旧是那漫无目的的前行。
  仍旧是那来回的重复低语。
  踏过奈何桥。
  他看向了伫立在旁的三生石。
  这是一块在喝了孟婆汤消亡记忆后,还能看上最后一眼三生美好过程的石头。
  每个阴魂到了这,三生石便会主动显露出画面。
  然而秦凡的到来,三生石却没有任何反应。
  顿步在三生石前稍稍一停。
  没发现有东西显示后。
  秦凡继续在漫无目的中前行!
  “肉身之魂?怎么回事?”
  就在秦凡走到地府的入口前。
  两名守在入口的鬼差突然惊声一喊。
  那渗人的面目中透出不敢置信。
  下一秒。
  两名鬼差对视一眼。
  立即扫出手中的锁魂链。
  这等他们不曾经历过的存在。
  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捉拿起来上报上去!
  否则等他自行步入地府之门,糟糕的就是他俩了。
  没有二话。
  对视一眼过罢。
  两名鬼差迅速地朝秦凡闪了过去。
  手中锁魂链直接迎他旋绕捆去!
  铿-!
  不等那两根锁魂链缠上。
  秦凡下意识地挥手一扫。
  那两根锁魂链立即被扫开。
  两名面目吓人的鬼差更是被震退了一大步。
  可不待他们开声。
  秦凡继续一边往里头行着一边道。
  “我是谁?”
  “我从何而来?”
  “我要去何方?”
  看到秦凡我行我素地继续往地府之门而入,两名顿时在恼羞成怒中惊骇起来,放声大吼道。
  “区区阴人,仗着自己是肉身之魂便胆敢挑衅地府,给我定住!”
  话落。
  两名鬼差手中的锁魂链再一次朝秦凡甩砸而去。
  歘-!
  不止步,也不回头。
  当那两根锁魂链一左一右地朝自己飞来时。
  秦凡突然抬起双手往后一抓!
  铿铿铿的声响立即荡漾起来。
  但他没有就此做休。
  而是在迷惘的神情中往前一扯!
  哗啦-!
  下一秒。
  那两名级别卑微的守门鬼差立即被甩到了秦凡身前。
  唰地一下迅速翻起。
  两名鬼差知道这道肉身之魂绝不是自己俩人能以收拾得了的了。
  当下也不敢再对秦凡发起攻击。
  而是仰头大喊起来。
  “有肉身之魂擅闯地府!”
  “有肉身之魂擅闯地府!”
  喊叫声惊绝地府。
  霎然间,骚乱声立即从地府深处传出。
  听着那些动乱起来的声音。
  再看着前方那些似乎让自己隐隐有些熟悉的画面。
  秦凡的双眼突然毫无征兆地绽出了一道金光。
  肉身之魂开始变得暴戾起来。
  仰起头。
  他从原先那轻语低吟的自喃化作了厉然的嘶叫。
  “我是谁!”
  “我从何而来!”
  “我要去何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